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研究新论 >

钱中文·文学理论的自觉与我国当代文论新形态的建设
2016-06-14 12:06:55   来源:童庆炳先生学术思想座谈会暨《童庆炳文集》   点击:

文学理论的自觉与我国当代文论新形态的建设

钱中文

 

今天,童庆炳教授不能亲眼看到自己著作的出版与它们的集体展现,应该是很遗憾的。同时,由于他的早逝,他未能和我们共同分享文集的出版给我们带来的欢愉和崇敬,也使我们作为他的朋友深以为憾!

童庆炳教授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他达到了北京师范大学的校训所期望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崇高境界。他是中国当代文学理论界的杰出代表。他的文学理论著作,思想阔大,气派宏放,达到了我们时代所能达到的理论高度,表现了三十多年来我国文学理论所经过的、进步的历史进程,是我国文学理论建设的巨大进步,他的著作是当今我国文学理论不断求新求变的新形态。童庆炳教授的多方面的文学理论探讨,极具中国特色与时代精神,它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理论创造,在文学理论中响起了中国人的声音,我们自当珍惜。童庆炳教授代表了我们这一代人在文艺理论中的多方面的探索与创新。

从新时期到新世纪三十多年以来,我国文学理论从反思、探索到逐渐走向理论创新,它的经历是十分曲折、复杂的,直到现在还是任重道远。但是不管怎么说,在这一阶段我国文学理论所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童庆炳教授的著作,就是这些重大成就的组成部分,它的广度与深度,充分地表现了三十多年来我国文学理论的自觉。

我国文学理论的自觉,开始是表现在要使文学成为文学,文学理论要回归自身。回顾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理论界的众声喧哗,那种奔放的热情和自由讨论的情景,到现在还使我们记忆犹新。在求索文学创作的主体性与文学理论的自主性的年代,不知有多少作者就文学特征、文学理论观念发表了大量文章。除了一些激愤之词和不断老调重弹的东西,我认为大多数文章都有不同程度的价值。如今历史的烟尘远去,喧哗的尘埃落定,当我们的目光再度聚焦于历史的审视,我以为童庆炳教授提出的文学审美特征论以及对它的深刻阐发,表现了那个时代最有深度的文学理论的自觉,就是今天,也让人感到它对于当代文学理论的重大意义,因为它抓住了长期以来文学最为缺失的东西——审美的特征,正是这一理论,抨击了长期盘踞在文学创作和文学理论中的庸俗社会学,极力使文学成为文学,随后文学审美特征论成了童庆炳教授一系列理论创新的出发点。

当代文学理论的自觉,也表现在童庆炳教授与时俱进,随着文学理论发展的需要,开辟了文学理论自身的多个领域,而且在这些领域,每每表现了理论的首创精神与深入,开拓、建设与落实了我国当代文学理论新形态。他的文学心理学研究,在众多的文艺心理学著作中极具影响力,他主编的文艺心理学著作丛书,推进了这门学科的建设。关于文体诗学的研究可说前有古人,也有当代中国古代文学文体的优秀研究成果,但是童庆炳在文体理论建树方面,可谓独领风骚。他积学深厚,在各种诗学包括中西比较诗学探讨的基础上,协调了文学自律与他律之间的辩证关系,深思熟虑地归纳了文学作为审美意识形态的本质特性,并在这一基础上真正扩大文学理论研究的方方面面,拓宽了文学理论的跨学科的多向性研究,进而综合而为文化诗学。这是我国一种新颖的诗学,它不同于外国的诗学,也不同于中国以往的诗学,目前已被广泛接受,在这一导向下已经硕果累累。

当代文学理论的自觉,也表现在童庆炳教授的文学理论具有巨大的实践意义,他的文学理论著作,面向文学实践,并与文学实践紧密结合。在我国文学理论界,大概没有一人像童庆炳教授那样,与文学创作和作家有着极为广泛的联系,他本身就是一位作家。在一个时候,一些年轻作家,出于对文学中的教条主义、庸俗社会学的愤懑,一跺脚宣称:我是从来不读什么文学理论著作的,这也是时势使然。而童庆炳教授竟然能为鲁迅文学院的作家硕士班开课授业,手里要是没有金刚钻,是很难拦上这一瓷器活的。这届作家硕士班办得十分成功,后来得知,童庆炳教授讲的都是年轻作家们极想了解的、贴近他们的实际的创作知识与心理“奥秘”,这是融汇了中外古今创作的体验与创作经验的传授。他的《维纳斯的腰带》受到如大作家王蒙先生的称赞,确实事非偶然。童庆炳教授主编的《文学理论教程》,仍然是当前最为流行的一本文学理论教材。作家爱听他的课程,同学们也爱听他的眉飞色舞的讲演。在不少人感觉到文学理论危机重重、难以为继的时刻,他却挥洒自如,把文学理论盘活了,他的这边风景独好,使文学理论获得了美丽的鲜活的形态,这是我们应该深深地感谢童庆炳教授的。所以在他去世后,我给报纸写了两篇悼文,其中一篇名为《理论的美丽》,谁知发表时编辑改用了莫言在童庆炳教授讲课后所体会到的一句话,这让我去悼念好好活着的作家莫言去了!

当代文学理论的自觉也表现在童庆炳教授在几十年的教学、研究工作,使他谙熟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而使中外古今融通于一身。所以童庆炳教授在文学理论的多个领域能够自由穿梭,纵横自如,在理论方面不断出新而独树一帜。中外古今的融通也是他的强有力的方法论,显示着他的大家风范。他对于中国的古代文论中的代表著作,一面还其原貌,一面通过古代文论的现代转化,又阐释着古代文论的现代意义,极力做到古今融通,影响着古代文论的研究。同时对于外国传播过来的新思潮,他也从不盲从,而是通过自己成熟的文学观念,吸取其中有用的东西,化为已有。他评论文学创作的文章,总是与时代、历史、现实结合起来,在评说中高扬人文精神。可笑的是,本世纪初,当童庆炳教授被委为马克思主义建设工程文学理论组的首席专家时,却有几位专家去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说童庆炳不是搞马克思主义的,要求撤去他的首席专家称号,一次不成再去更高部门,但都没有成功;之后遂有一场持续了三年之久的釜底抽薪式的批判,形成了一道看门道、看热闹、凑热闹的奇特的风景线。

当今我国的文化建设,正在逐步走向高潮,童庆炳教授文学理论中的富有远见卓识的思想会积淀下来,成为我国源远流长的文学理论的组成部分,参与当今我国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并且以它的独创性会逐渐地汇入世界文学理论的洪流。

 

                                               2015.12.24

上一篇:李衍柱·童庆炳先生的学术贡献
下一篇:杜书瀛·他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