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李世涛 >

西方现代社会变迁中的自然及其表现
2015-05-16 14:52:34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今天,任何概括都可能遭受本质主义或“宏大叙事”的指控,并面临着被消解的危险。谈论自然与文学、文化的关系,也面临着同样的危险。当然,自然是一个历史的概念,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理解; 而且, 从某种程度上讲,它还是文化建构的产物。尽管如此, 我仍然倾向于认为,在承认各种文化都存在着多样性、特殊性与偶然的前提下,特定时期的文化对自然的基本倾向、基本态度不但是存在的,也是能够被概括的。正是在这种意义上, 本文试图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 希望展示出西方现代社会变迁中的自然, 以及包括文学在内的西方审美现代性对它的表现, 从而促进我们理解自然与文学、文化的关系。
         在前现代社会中, 作为人类生存、生活、生产的具体环境与场所, 自然与人类密不可分、休戚相关。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人类与大自然是和谐的、有机的整体。人类的生产、生活大都吻合了自然的变化。当然,人与自然的不和谐、冲突、矛盾也同样存在,人们也不满足于在自然面前的被动,但科技发展的水平还非常有限,人们尚没有能力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局面并使自然屈从于人的意志,这样, 从某种意义上讲, 人的日常生活、行为也被迫循着自然的变化而展开。其结果是,人们生活的时间、空间与自然的时间、空间比较吻合,其自然性更为严重明显。
          第二,人对自然的态度是和善的,在有限的利用、依靠自然的同时,也比较重视回报自然。在传统的农业社会中, 劳动者通常可以直接从自然中获取所需的生活、生产资料;而且,其劳动大都是自给自足, 需求有限, 也比较注重生活的节制、节省; 相对来说, 劳动对自然的影响不是很大, 甚至还考虑到给自然以相应的补偿、营养,从而使自然更好地服务于人们的生产与生活。
        第三,人与自然的和谐影响了社会伦理道德、家庭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并使后者打上了浓厚的自然、自发和朴素的色彩。在前现代社会中,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都非常密切, 只有这样才可能应付各种自然的、人为的困难。正是这种紧密联系的“共同体”使他们之间建立起了相互依靠、相互信赖的关系,这既是客观的要求,又有主观的需求。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 社会伦理道德、家庭关系、血缘关系、亲情大都是自发的、自然而然的,具有浓厚的朴素色彩, 只有这样,它们才可能发挥其作用, 否则就无法起到强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作用, 更无以应对社会的、自然的各种挑战。
         第四,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还深刻地影响了人的精神世界。人与自然的关系既包含了物质的交换关系, 又包含了自然对人精神世界的影响和塑造。在前现代社会中, 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深刻地影响到人的生活方式、人生理想、人生态度、处世方式、价值取向和世界观等,使他们注重团结、友情、亲情、互助、和谐。同时, 由于科技的发展水平较低,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还比较模糊, 自然仍可能被作为神秘的、永恒的力量受到人们的敬重和崇拜。当自然转化为文化或审美的对象时,人们就可能从它们那里汲取精神上的力量、滋养和体验。此外, 在前现代社会中, 宗教经常与形而上学联系在一起, 并在人们的精神生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就基督教这样的宗教而言, 它注重永恒、来世、神秘性的体验,而自然也有神秘性,自然与宗教具有相似性和互动性, 这样人们有可能从自然那里获得诸如永恒、神秘之类的体验和沉思。
         第五,在前现代社会中,自然和自然观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这必然影响到人们的审美活动,并体现在文学、艺术的审美创造中。在前现代的文艺作品中,自然有狂暴的、破坏性的形象, 这反映了它的难以驾驭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安静、温情、田园风光的形象, 它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成为抚慰心灵创伤的圣地和逃避现实纷扰的避难所。在前现代的文艺作品中, 我们能够强烈体会到崇尚朴素、真实的审美价值追求,其审美方式更重视直觉、直观和灵感,重视对神秘、永恒的体验。

        随着西方现代社会的来临,人的作用、主体性和能动性都被无限夸大, 人逐渐变成了“宇宙的中心”。在这种背景下,自然的作用一落千丈,开始沦为人类征服、改造的对象,甚至还成为人的力量的“确证”。这样, 人与自然的关系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二者之间的平衡已经不复存在, 天平急剧向人的一方倾斜,人与自然之间的冲突、矛盾和对立被置于前台。其变化至少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得以体现。
         第一,随着近代工业的发展和资本主义的扩张,社会结构与人们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城市与乡村、都市生活方式与乡村生活方式之间的冲突和对立愈演愈烈,城市标志着文明、竞争、创造、进步, 乡村则成了野蛮、落后、保守、停滞的代表。这样的价值取向逐渐支配了人们的思维和日常行为方式,自然遭遇了被贬黜、被强烈拒斥的命运。在以创造、竞争为主导价值倾向的支配下,人工的价值当然高于自然的价值,甚至以人工环境来代替自然环境。
          第二,随着自然及其价值的衰落,传统的伦理关系、血缘关系、家庭关系、亲情、友情等也失去了赖以存在的土壤,它们或被排斥、被破坏、被弃如敝屣。它们即使存在,也被商业目的、经济利益、政治集团和意识形态所利用,以至于丧失了其初始的作用。詹姆逊形象地说明了现代性所导致的社会变化:现代性的剧变把传统的结构和生活方式打成了碎片,扫除了神圣,破坏了古老的习惯和继承下来的语言, 使世界变成了一系列原始物质材料。必须理性地对它们加以重构并使之服务于商业利益, 以工业资本主义的形式对它们加以控制和利用。(詹姆逊:88)
        第三,随着自然及自然的价值观的衰落,以自然价值观为根基和核心的世界观、人生观、处世方式、行为方式等都逐渐丧失了其原来的团结群体的作用,并呈现出衰落的趋势。与此同时,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价值观迅速崛起,成为主导性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重视效率、算计、竞争和工具理性,追求发展、创造、求新、进步和利润与产出的最大比例。在这种价值观的支配下,人的思维、行为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被打破,二者呈现出一种二元对立的、你死我活的关系。其中, 人是主体、主动者、征服者和潜在的胜利者; 自然是客体、被动者、被认识的对象、被征服的对象和注定的失败者。人类也可以无尽地索取、最大限度地受益,而不必考虑自然的承受力和即将为此付出的代价。
        第四,突出了自然的物质性、利用价值,忽视、淡化、削弱了自然的精神性、文化价值和丰富性。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现代性哲学话语的出现,自然不可避免地成为科学研究的对象、认识的客体与征服的对象, 作为神秘性、永恒力量的自然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甚至被作为科学研究的障碍欲除之而后快。这时,人们主要从物质的意义、经济价值和实用价值等角度理解自然、发掘自然及其价值,自然的文化意义、精神价值逐渐被排斥、否定和放逐。而且,随着现代性的来临,国家对宗教的影响力逐渐减弱, 宗教也逐渐从形而上学中分离成为独立的领域, 主要成为个体的精神追求。宗教的衰落也削弱了自然的吸引力、自然的精神性与文化价值。第五,自然及自然价值观的衰落必然在现代审美活动中体现出来, 并表现在审美创造、自然的形象、审美方式等方面。首先是以都市和都市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大量涌现, 个体在城市中的经历、欲望、情感体验成为文学、艺术的重要表现对象,现代性的价值观支配了作家、作品和人物的思想。当然,也存在着大量的反抗现代性价值观、反对城市文明、呼唤自然及其价值观的作品, 但因此城市的形象与乡村的形象也就形成了二元对立的局面。其次,以乡村和乡村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减少,有时甚至只是城市题材作品的背景、陪衬或点缀。这些作品大都歌颂自然、张扬自然的价值观,暴露都市生活的丑陋和工业文明的罪恶,只不过,这些自然形象基本上是作为已经逝去了的、回忆的或想象性的形象在作品中存在的。但是, 其中一些作品不但没有张扬自然及其价值观, 反而站在现代性的立场上,以现代性的价值观来贬低和否定自然。最后,与前现代的审美体验相比,现代人更习惯于那些短暂性的、瞬间的体验,作品风格的华丽、铺张是获得欲望的满足的途径,而且理性更多地介入了审美领域。与前现代相比,现代审美对自然的态度更为复杂而恶劣。究其原因,正是西方审美现代性与西方现代性的关系决定了这一切。
        西方审美现代性是西方现代性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反映了西方人对现代社会转型的审美反应。虽然现代性引发、导致了审美现代性,但审美现代性对现代性的反应却颇为复杂:既充满了新奇、自由、兴奋、憧憬等积极的心理体验,又充满了无根感、疏离感、漂泊感以及与社会的对立和无助等负面性的心理体验。从西方审美现代性的价值诉求来看,它与西方现代性的价值是一致的、相似的,同时更多紧张、矛盾和对立, 而且后者更为突出。西方现代审美、文艺思潮对自然的态度也是二者之间的复杂关系的折射。实际上,正是审美现代性与现代性的分歧才使它发挥了对西方现代性的反思、批判和校正作用。

参考文献:
弗里德里克·詹姆逊:《时间的种子》,王逢振译。桂林:漓江出版社,1997 。

上一篇:守住大荒野、守住精神家园——杨利民剧作母题的探讨
下一篇:文化转向中的批评实践:詹姆逊的文化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