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刘士林 >

学习型社会的知识谱系及其结构关系
2015-05-16 14:14:04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摘 要:在当下关于学习型社会的认识与建设上,主要存在着两个问题:一是在思想上偏重于技术与制度设计等实用方面,二是在总体上显得比较抽象与空泛。学习型社会在学习的具体内容上,至少应包括五种知识谱系:一是哲学知识谱系,二是政治知识谱系,三是实用知识谱系,四是伦理知识谱系,五是审美知识谱系。其结构关系可以分为三层:一是哲学与政治的层面,集中体现了最高的发展理念与现实发展的指导思想。二是实用知识的层面,既是哲学语境中发展理念的“感性显现”,同时也是政治上的现实发展目标的具体实施手段。三是伦理知识与审美知识的层面,与前两个层面不同,美学与伦理学提供的是两种具有超越意义的生命活动方式,并划定了学习与教育的人文空间。
关键词:学习型社会;知识谱系;结构关系


  1972年,法国教育思想家埃德加·富尔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长递交了一份名为《学会生存》的研究报告。该研究报告的发布,不仅把“学习型社会”概念及“终身教育”等思想推向了全世界,也为正在成长发育中的“信息社会”或“知识经济社会”提供了一个全新的社会发展理念。在中国,自党的十六大报告正式提出“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发展目标以后,关于学习型社会的学术探索与实际建设工作也开始启动并逐步展开。可以相信,学习型社会发展目标的定位与建设,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最重要的内容。
但就当下的一些具体情况看,在关于学习型社会的认识与建设上,却普遍存在的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一是在思想上偏重于技术与制度设计等实用方面,如不少城市都把目标定位在如何保障和满足市民学习的基本权利以及如何满足人们终生学习的现实需求等,而对于学习型社会的渊源与本质的理论研究相对缺乏或深入不够,这在某种程度上会直接影响到学习型社会的建设与可持续发展。具体说来,学习型社会的理论渊源已经解决,它根源于马克思的“全面发展的个人”理论,同时也是当代中国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时代背景下重要的理论创新。但在深入的研究与具有时代意义的阐释方面却做得相对不够。按照马克思本人的看法“,全面发展的个人”的主要内涵是“使自己先天的和后天的各种能力得到自由发展的个人来代替局部生产职能的痛苦的承担者”。[1]具体到知识经济和知识社会这个最重要的当代生存背景而言,知识的匮乏与落后已成为制约、扭曲个体生存与全面发展的最大的异化机制,并在一些更深的层面上直接威胁到个体“先天的和后天的各种能力得到自由发展”。在知识经济与知识社会中人类所面临的这种新的异化形式,只能通过学习与可持续的学习来加以克服。建设学习型社会的紧迫性与重要意义也正在于此,它对于在当代社会条件下实现个体的生命本质力量,以及在这个基础上去实现整个社会与人类的全面与和谐发展具有无比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二是对学习型社会研究与设计,在当下主要是外部机制的构架与粗线条的宏观规划,至于一些更加重要的方面,如学习的对象与范围、可操作性的技术路线及相应的量化评价系统等,则基本上是付之阙如或相当粗放的,因而在总体上显得比较抽象与空泛。特别是在学习的具体内容上缺乏明确的规定与系统的设计,这不利于学习型社会完成自身“从意识形态到现实世界”的“飞跃”。由于人类的知识库存内容复杂、数量庞大,不同谱系的知识又对人的全面发展分别承担着不同的功能,如果不对它们作细部、具体的研究,并在总体框架上理顺不同知识谱系之间的结构关系,即使一心向学,充满热情,也难免由于学习的片面与零碎而再次使人自身沦为“局部生产职能的痛苦的承担者”。在当代教育中已经出现的知识与能力、业务与德性、工具理性与人文修养等方面的失衡,实际上正是学习模式本身固有问题的投射与再现。
         建设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的学习型社会,既需要有各种用来应对现实问题的工具性知识,同时也需要有大量用来解决人自身问题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而最关键的环节则在于,如何通过科学的分析研究与整体性的设计与规划,使来源不同甚至是相互矛盾冲突的多元知识谱系之间生成一种良性互动的结构关系,使知识本身成为实践学习型社会“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本”的理念与各级发展目标的“第一推动力”。
         在我们看来,学习型社会在学习的具体内容上,至少应该包括以下五种知识谱系。
           一是哲学知识谱系。哲学是一切人类知识之母,既关系到所有具体学科知识的可能性与合法性,同时也在价值层面上构成了不同知识谱系的最深根基,作为一种“知识中的知识”或“科学中的科学”,哲学知识谱系理所当然地是学习型社会的“本体”或“始基”。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核心理论,在广泛地吸收、阐释与批判古今中西的哲学知识与智慧的基础上,铸造出一种既包含了最深刻的历史社会内容,同时也能够直接把握当代人生、社会与世界的真实存在的思想武器,是学习哲学知识谱系的主旨所在。
         二是政治知识谱系。这个知识谱系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与在不少人那里不受重视,甚至是被完全忽视的,中国古人讲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西方现代学者讲的“政治短暂,文化长久”等说法,就很能说明这一点。这些观点尽管在特定的语境下有某种合理性,但在总体上讲,则不仅片面、有限,而且也是相当幼稚的。特别是在经济、政治与文化等方面已不同程度地出现全球化趋势的当今世界,如果对国际及国内政治局势及其发展趋向置若罔闻、闭目塞听,如果缺乏各种可以解读现实政治问题的理论框架与知识手段,其结果首先是个体丧失反映现实的清醒理性意识,继而则是失去他们生活于其中的真实现实世界。可以预言,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扩展与深入,一个民族的政治素质对它的生存与发展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三是实用知识谱系。与哲学、政治知识谱系不同,实用知识谱系基本上是工具性的,主要功能在于获取或捍卫个体生存与发展所必需的生活资料。它可以划分为工具知识与制度知识两类。工具知识的主要生产对象是自然,如人类发明的各种生产技术、科学知识等;而制度知识的主要应用对象是社会,如在当代越来越复杂的法律条文、规章制度、商业契约、组织纪律以及其他社会游戏规则等。由于当今社会在整体上越来越倾向于制度化设计与理性化发展,后一种知识谱系对于个体在当代的生存与发展已变得越来越重要起来。
          四是伦理知识谱系。在某种意义上讲,伦理知识谱系与实用知识谱系是一对矛盾,实用知识的主要功能是获得个体的生活资料,攫取与占有是它的基本手段,功利性与利己性是它的内在生产观念。而伦理知识的主要功能是用来克制主体欲望,其最高境界则是牺牲自我以换取群体的生存利益。在当今的环境伦理学那里,伦理知识甚至已经超越了人类社会,直接覆盖了大自然中的动植物。伦理学的核心在于从理性与人性两方面“为自身立法”,从文质彬彬、文明礼貌这些初级的礼仪规范,到崇高人格无须任何外界压力而自觉表现出来的道德自律行为,都在不同程度上彰显出人作为人、作为天地精华与万物灵长应有的美好品格与精神风貌。伦理知识的学习与内化,可以生产出更高级的人性,是以德治国、建设精神文明的重要方面。此外,在所有人类的知识谱系中,由于只有伦理知识是唯一克制欲望的,可以使人的需要与活动更多地摆脱动物本能的约束与制约,因而它对于中国节约型社会的建设与可持续发展,也是一种十分重要的“人力资本”或“文化生产力”。
         五是审美知识谱系。审美知识谱系既不同于实用知识谱系,也不同于道德知识谱系,与充满功利性的前者相比,审美知识谱系最根本的特质是非功利性;与伦理知识对感性生命的压抑与禁锢不同,作为一种自由与解放的境界,它还是马克思讲的“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代表了个体全面发展的最后的和最高级的阶段。审美学习在当代社会中十分重要,美学观念与理论的掌握、审美知识与技术手段的运用、艺术机能的培育与实践创造活动,不仅可以帮助人们克服现代化过程中“人的物化”与“道德沦丧”等异化,同时也可以使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提高到审美与艺术这个更高的层面上。正如费孝通先生所说:“……除了物质的需要,还需要art,也就是艺术……这是高层次的超过一般的物质的生活,也是人类今后前进的方向……也就是向艺术的境界发展。”[2]如何才能实现这个更高层次的发展呢?费先
         生寄希望于在“科技兴国”之后,在中国再来一次更伟大的“文艺复兴”。而只有审美知识的学习与训练,才能为“文艺复兴”的到来创造主体的“精神条件”与社会的“物质条件”。
         以上五种知识谱系基本上涵盖了学习型社会的主要学习内容,它们的具体功能可以简略表述如下。
           第一,哲学是总体性的原理与方法论,是学习型社会中个体与社会发展的总设计师。没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与方法论,既不可能有一个生命存在的基础的本体论,也不可能合理地处理各种知识谱系的矛盾关系,在具体的学习过程中很容易迷失方向。因此,哲学知识谱系是最需要先行加以学习与训练的。
           第二,政治知识谱系作为一种取得了现实合法性的精神形式与权力话语,是在观念界与经验界经历了无数次残酷斗争之后作出的合规律与合目的的选择。这个知识谱系,既浓缩了历史与社会经验的精华,同时也是最清醒的理性意识与最真实的现实经验相结合的产物。它最重要的“知识产权”与“专利价值”就在于它可以使人从醉醺醺的思辨幻像或虚拟世界中超越出来,双脚踏在由重力、时间与空间等客观因素构成的真实大地上。
       第三,在实用知识谱系中,如果说工具知识是获取生活资料的生产技术手段,那么制度知识则是捍卫个体生活资料的理性保障系统。人的发展与全面发展,最基本的层次是生存,而生存首先需要获得基本生活资料,或是已到手的基本生活资料不被非法剥夺走,这是绝不能轻视实用知识谱系的根本原因。在某种意义上讲,无论是以现代科学技术为核心的工具知识谱系,还是以当代的民主与法制建设为中心的制度知识谱系,在中国民族与中国传统社会中都属于弱项,因而是最需要加以优先考虑、具有重要启蒙意义的学习任务与目标。
         第四,伦理知识谱系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人与动物、文明与野蛮、先进与落后的一个根本区别所在。由于道德素质与境界直接关乎人力资本的再生产,因而伦理知识谱系也是当代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与生产力。中国古代的荀子就已经关注到这个问题,他在批评只知道劳动生产重要的墨家思想时指出“墨子蔽于用而不知文”(《解蔽》),意思是,对劳动生产的片面重视使墨子完全被一种肤浅的实用主义所蒙蔽,不懂得礼乐制度在整个社会生产系统中的更重要性。在他看来,天下的食物、财富养活天下人本是绰绰有余,而现实中之所以出现“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情况,根本原因在于个体的欲望没有得到合理的节制与有效的控制。因而,对一个社会来说,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如何发展生产力,而是如何通过礼乐教化的实施、即今天的精神文明建设以改变、提升个体与生俱来的动物本能。荀子之所以把《劝学》放在他的著作之首,把“礼”看做是“法之大分,类之纲纪”、“道德之极”,根源就在乎此。一言以蔽之,荀子的理念即“学习高于劳动”,其合理性在于,尽管精神文明建设本身不直接增加社会财富和生活资料的总和,但由于它可以有效地降低人的消费欲望并因此减轻整个社会分配系统的压力,因而它对于一个社会的长治久安与可持续发展是更为重要的。这对于当代某些片面强调物质文明建设与经济发展的理论与实践,也具有相当重要的批判与警示意义。
        第五,审美知识谱系的核心是康德美学的“无功利性”思想。审美知识的文化功能是在理性化、制度化的社会规范与非理性、个体性的感性欲望之间建立一个心理调节机制,目的在于尽可能地消解主体与世界的矛盾冲突,或者在矛盾冲突发生的过程中尽可能地减低各种灾难性的后果,为个体在现实世界中提供一个用来暂时修养身心、解除心理紧张与生命焦虑的庇护所。在当代中国,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与跨越式的城市化模式,可以说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加深加重了社会公共空间的功利性与紧张氛围。而另一方面,激烈的市场竞争与残酷的生存搏杀,人口众多、交通拥挤、生态状况恶劣的城市生活方式,也使得中国民族个体的审美情感与心理机能遭受到史无前例的严重损伤,从普通人普遍的心理焦虑到各种极端性的暴力犯罪事件,反映了审美协调机能与系统在当代已走向全面的紊乱甚至崩溃的边缘。其中固然有社会方面的外因,如城市化过程本身就意味着在乡村文化中形成的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消失,而现代都市生活本身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正如德国学者乔治·齐美尔所说的“神经刺激的强化”,但不可忽视的是,市民审美知识的缺乏与艺术训练的不足,也是人们无法有效地处理心理焦虑、神经紧张及各种城市社会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在改善当代人的心理生态环境,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及促使个体健康、全面发展等方面,审美知识谱系具有其他知识体系无法比拟的学科优势及特殊的守护功能。
          尽管五种知识谱系在分工与具体目标上不同,但由于它们基本上覆盖了个体在当代社会中生存与发展必需的知识,因而它们在逻辑上也就构成了学习型社会在学习内容方面的有机整体。其结构关系可以分为三层:一是哲学与政治的层面,集中体现了最高的发展理念与现实发展的指导思想。二是实用知识(包括工具知识与制度知识)的层面,它们既是哲学语境中发展理念的“感性显现”,同时也是政治上的现实发展目标的具体实施手段。三是伦理知识与审美知识的层面,与前两个层面不同,它划定了学习与教育的人文空间。香港学者金耀基曾指出:“人文学主要有两大块,一个是美学,一个是伦理学,分别讲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善的。”美学与伦理学提供的是两种具有超越意义的生命活动方式。首先,以善为起点,可以为个体超越其动物本能提供一种文化方向,这对于抵制过度消费、建立节约社会是一种重要的理性精神资源。其次,以美为起点,则可以使个体超越实用知识对其生命中固有的想象力和自由心灵的异化,通过诗意的沉思和艺术的创造摆脱消费社会的经济功利本性,培养个体对人生和生活世界的审美态度,以避免使人自身沦为机械的生产工具或纯粹消费机器。
        总之,哲学学习、政治学习、实用知识学习、伦理学习与审美学习,大体上包括了理念、现实、工具理性与制度理性、人之为理性生命的伦理原则及人之为自由生命的审美尺度,为当代人“使自己先天的和后天的各种能力得到自由发展”提供了一个相对完善的学习框架。当然,仅有这个关于学习内容的基本框架是不够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社会学、文化学、教育学(特别是学习理论)等实证方面的统计、分析与研究,为不同的知识谱系建立量化的指数系统、整体结构模型及不同学习目标的融合途径,以便为学习型社会提供一个建立在科学发展观之上、具有现实操作价值的实践框架,使正在蓬勃展开的中国学习型社会建设走在理性与科学的阳光大道上。


参考文献:
[1]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500.
[2]费孝通.更高层次的文化走向[J].民族艺术,1999,(4).

The Knowledge Pedigree and the Structural Relationship
of Learning Society
LIU Shi-lin
(Shanghai Normal University,Shanghai 200234,China)

Abstract: There are two main problem swith the under standing and constructing of a learning society:one makes too much of practice,the other tends to be abstract and empty.Learning society incontent at least include five knowledge pedigrees,namely philosophical knowledge,political knowledge,practical knowledge,ethical knowledge and aesthetic knowledge.Its structural relationship also consists of three aspects:philosophy and politics,the highest aspect;practical aspect,the concrete device to achieve the goal of the first aspect;ethical knowledge and aesthetic aspect,a phase of life with transcendental meanings which defines the humanity space of learning and education.
Keywords: learning society;knowledge pedigree;structural relationship


上一篇:大都市框架下的社会思潮与学术生产
下一篇:关于“中国诗性文化 ”的知识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