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柯汉琳 >

文艺美学的学科定位
2015-05-16 11:55:20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文艺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观念和名称,80年代初开始在我国流行,1982年,北京大学出版在了一套以“文艺美学”命名的丛书,胡经之先生在丛书之一的《美学向导》中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文艺美学及其他》,该文大约是国内首次提出“文艺美学”的概念的;1984年,周来祥先生出版了《文学艺术的审美特征和审美规律》一书,这是国内最早的文艺美学专著;1989年,胡经之先生以“文艺美学”命名的专著也出版了。我以为,周、胡两位先生文艺美学专著的出版,标志着文艺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在我国已基本形成。此后,一批关于文艺美学的专著和论文陆续出版,表明该学科在国内的发展已呈现出一种积极的态势。
尽管人们对文艺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可能性和正当性存在着疑问,尽管有的学者指出,文艺美学的名称只是中国的产物,在西方并不存在,但我以为,这并不要紧,正如刘纲纪先生所说,名称可以创造,重要的是如何给它定位。况且就我所知,在当代西方美学中已出现了“文学美学”的概念(literary aesthetics),彼得·拉马克编的《哲学与小说——论文学美学》就提出了这一概念。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理解文艺美学的学科性质和内涵?它与美学、文艺学的关系如何?概之,怎样对文艺美学进行学科定位?对这些关键性问题,人们的看法仍存在着较大的分歧。例如,有的高校把文艺美学作为文艺学的一个分支,隶属于文艺学;有的将其作为美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从属于美学;有的则将它看作美学与文艺学交叉融合的产物,与美学、文艺学并列的一门新学科。由于对文艺美学的学科定位不同,国内已经出版的文艺美学专著在研究范围的界定和理论体系的建构上也很不相同,其中有的著作给人的印象是:只要研究了艺术,便是文艺美学。这种情况表明,文艺美学的学科性质和内涵还有待进一步弄清楚,否则不利于该学科的建设发展。
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不从美学本身的演变谈起。众所周知,18世纪以前,西方美学的研究重心是美的本质,即从哲学上探索“美是什么”的问题。1750年,鲍姆嘉通首次提出“美学”这一名称时,将美学界定为“感性认识的科学”,又称“自由艺术的理论”(或曰“美的艺术的理论”),明确将美学研究对象确定为艺术(艺术是一种感性认识)。其后,谢林首次把他的美学专著命名为《艺术哲学》;黑格尔明确指出:“美学”的正当名称应该是“艺术哲学”,或更确切点说,是“美的艺术的哲学”。19世纪中叶以后,由于实证论、科学观和现象学的影响,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美学中许多玄奥的问题不通过对具体、感性的艺术的分析,就难以获得实质性的进展。于是,整个美学研究的中心进一步发生了根本性的转移:“美的本质”思考让位于审美经验、审美现象的描述,作为传统研究对象的“美”被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的艺术所取代。总之,美学研究由形而上走向形而下,这是近代以来美学发展的历史趋势。因此,正如美国当代美学家布洛克所说,从现代观念看,美学只是一系列与艺术相联系的哲学问题。换言之,“美学乃是研究艺术的哲学分支”。据此,布洛克把他的“美学导轮”直接称作“艺术哲学”。也有的美学家为了“方便”而把“艺术哲学”简称为“美学”。这种情况,即本来是“美学”包括了“艺术哲学”的观念,自谢林、黑格尔以来已逐步演变为“美学”就是“艺术哲学”的观念。这种变化,被人们称为“美学的艺术哲学化”,或者说,现代美学与艺术哲学已走向趋同化。对此,连当代主张“美的复归”的美学家如玛丽·马瑟西尔也不得不承认,“现代美学已逐渐被等同于艺术哲学或艺术批评理论”了。总之,现代美学就是艺术哲学。
那么,我们今天所说的“文艺美学”又是什么呢?据我了解,所谓文艺美学,就是专门研究文学艺术的审美特征和审美规律的学科。按照彼得·拉马克所编《哲学与小说——论文学美学》的说法,文艺美学的主题就是专门针对艺术而提出的美学问题。很明显,文艺美学涉及美学和文艺学。但是,文艺美学不等于文艺学,文艺学侧重于从文艺与政治、经济、社会物质生活、各种社会意识形态的外在联系中揭示文艺的一般规律,而文艺美学则在此基础上侧重于研究作为典型形态美的艺术的内在矛盾及由其制约而形成的审美特征、审美规律,是对文学艺术的美学层面上的研究。可见,文艺美学与西方所谓艺术哲学的性质、内涵是一致的,布洛克在论述艺术哲学就是美学的观念时指出,艺术哲学的所谓“哲学”,就是对于思考的方式的思考,对于谈论的方式的谈论。由此他认为,艺术哲学所关心的就是艺术批评家、艺术教育家、艺术史家、艺术教师和普通艺术爱好者思考和谈论艺术的方式,它所要解决的就是这样一些谈论中产生的概念问题——围绕着类似模仿、再现、表现、形式、内容、直觉、意图、艺术品的意义而产生的问题。例如,当艺术家们在艺术展览馆展出“浮流在水上的木头”和被丢弃的器皿与碎片时,作为艺术哲学所要回答的是:这些东西究竟是不是艺术,根据什么理由说它们是或不是艺术。很明显,西方艺术哲学所思考、谈论和要解决的问题,正是文艺美学关心的问题;西方艺术哲学思考和谈论艺术的方式,正是文艺美学研究的方式。一句话,文艺美学就是艺术哲学。
既然我们已经在前面证明,现代美学就是艺术哲学,而文艺美学就是艺术哲学,那么,完全可以这么说:我们时代的美学就是文艺美学。
必须强调,我并不在一般意义上说美学就是文艺美学,而是在特定意义上即从美学的现代发展趋势上作出这一结论的。另外,我以为,美学由形而上转向形而下,指的是它从抽象的美的本质思考转向具体的感性存在——艺术的研究,而不是意味着对艺术概念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也放弃思索。文艺美学正是通过分析艺术的种种概念去分析艺术世界和揭示艺术的审美特性与审美规律的。

 

上一篇:审美 “虚静说”的历史发展和意义
下一篇:王国维“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