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金元浦 >

拜谒千古智圣 旁说道德文章
2015-05-16 11:16:11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道德经》5千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两千多年来,老子深邃高渺的思想,早已化入中华民族的血脉,冥冥中宰制着百代后世,成为古往今来的中国人行动的晷制。其用字之精炼,文辞之华美,行文之流畅,内涵之丰富,前无古人;其思路之奇绝、文脉之幽远,寓意之深刻,视野之高迥,后无来者。面对煌煌巨著,无数后人云集景从,顶礼膜拜,注疏箴言隽语,发掘微言大义;浩浩然,沛沛然,汗牛而充栋。今者有大洋彼岸归来之学者邹先生牧仑,纵笔挥毫,做《道德经旁说》,洋洋近40万,再叩山门,重张闳义,发幽探微,深入堂奥。大作既出,捧读于斜阳余辉中,有快意秋风时拂,不亦乐乎?
         拜谒千古智圣,聆听生命大书。与以往的《道德经》解说不同,邹牧仑先生放言纵论,把《道德经》“旁说”为一部“人学”大书,一部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的书,一部指导生活的“精神全书”。作者慨叹人生的道路曲折漫长且瞬息万变、千折百回,他愿带着读者到人文世界的广阔天地去远足,去思索、去追寻:
        ——是沿着宗教理想主义者支应的道路,放弃自己而去追求冥冥之中的天堂,进而使自己陶醉在对未来的虚幻感受中?
        ——还是沿着现实主义者指引的道路,不断改变和完善自己,进而来改造和改变整个世界?
        ——抑或接受老子的善意劝告,在举世的污泥浊水中自甘澹泊,清净无为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够比道路更加重要”,“在所有贴近自己生活和生命之处……一步步去追寻自己以及万物的存在意义……”这是邹牧仑在书中表达的发自内心的呼告,在我看来,也是对所有阅读此书的读者的一种邀请:
          来吧,让我们一起做一次旅行,在精神的山水之间恣意徜徉……
          走出时空隧道,谈古意在说今。邹牧仑先生在逐章解说《道德经》的过程中,并不着意于做掉书袋的学院式学问,而是说古道今,纵横捭阖,由此及彼,张扬发挥,时有旁逸斜出的惊人之论。在他看来,“今日之世界,几乎是2500年前春秋时代的翻版,世界迫切需要一种能够跨越国家、民族、种族、集团及个人利益之上的文化思想来扭转或改变500年来弱肉强食、人欲横流所造成的扭曲局面。”在他依乎原文却又离乎原文的议论中,既有“天地中的四种神圣”、“善是一种行为程度”、“真理出乎平淡”、“天道与人道之衔接”等深入的对大道的思考,也有 “四种不同的领导方式”、“国家税法与人民反抗”、 “予取予夺的策略”、 “怎样处理借贷关系”等形而下的操作性策略;既有“仁义是人心败坏的产物”、“祸患来自贪得无厌”、 “以弱者自处是幸福”、“自以为是是大病”的“道德说教”,也有“武器是不祥之物”、“名声不朽是长寿”、“凡事要适可而止”、“众人聪明我糊涂”的处世箴言。作者思路开阔,关注现实,济济于国家大计,民族大义,社会发展,民生疾苦,似并不专注于纯粹的老学,往往旁搜远绍,漫漶恣肆,读来却情趣滋长,兴味盎然。
       阅读邹牧仑的《道德经旁说》,浮现于脑际的是一位坦荡、真诚,富于激情,有着赤子般胸怀却又睿智、通脱的学人。作者是治近代史的,他的五卷本的《百年震荡》满怀着深深的忧患。在作者的近代史研究尚无一个圆满结局之前,他又从近代100年跨回到2500年前,写成了《听老子讲道》(含《道德经旁说》)和《伴孔子周游》,这是作者对人生道路的深入思考,也是对中华文明承传与发展的设计与呼吁。由此,此书便承担了作者厚重的寄寓和深切的期待。
        作者慨叹道,“在多歧的人生道路上,我们经常猛然听到一声断喝,就不得不乖觉地躲藏到人海之中去随波逐流。”是的,世俗习惯的惰性销蚀着我们生命的光彩,涂抹着“活着”的意义,推着我们在混沌的欲望之海中沉沦……
         我们需要思索,而思索永远年轻,永远飞翔。
         思索,痛并快乐着。
         邹牧仑说“生命所显示出来的真实意义甚至是唯一意义,不过是一个接一个旅程伴随着一连串的行动,它们之间相辅相成且休戚与共,相互簇拥着没有片刻分离,亦没有刹那间的停滞,人类正是在这漫长的旅程中不断地完善着生命的质量,不断地完成着对生命内涵的洗礼、净化、充实和提高。”
         那么,就让我们带着书卷和作者一起上路吧。“什么时候生命没有能力再踏上旅程了,它便已到了寿终正寝之时。”

上一篇:时尚生活中的身体美观念
下一篇:当代文化创意产业的勃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