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金元浦 >

时尚生活中的身体美观念
2015-05-16 11:08:58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身体美观念的形成和和对身体美的追求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在西方,富于贵族精神的希腊文化曾对进食制定过科学规范,以期藉此达到自制与适度。在中世纪,为了获得灵魂的净化并控制情欲,斋戒是所有基督教常规中最重要的一种。很明显,这些“节食”的形式都可以看作是“自我”完善的一种手段 ——不论是对基督徒那样的“内在”自我还是对希腊人的那个公共自我——这些形式被建构成一个舞台,在这个舞台上,趋向于人的完美的诸种可能性被努力去实现。当然,禁食程序和禁欲仪式是专为少数贵族或神职人员准备的,因为在那个时代据说只有他们能够达到灵魂的完善。
        真正追求身体美是在维多利亚时代后期。从那时起,生活富裕的上层贵族为了追求一种身体美的理想便开始有计划地节食了。 19世纪后期,打理身体开始成为中产阶级热衷的事情,节食的目的也变成了追求理想的体重和体型。节食成了一项身体工程而不是心灵工程;脂肪,而不是食欲和性欲,被宣布为敌人,中产阶级开始借助量度数值来评价他们节食的成效。此后,资产阶级的“苗条暴政”便登场了(尤其对妇女们而言),随之而来的是无数改善体型的技巧的发明与使用——节食、运动以及后来的化学和外科手术的手段。
         在当今世界,人类背叛了初民时代对女性“巨腹豪乳”的崇拜与追求,放弃了更符合人性的“以肥为美”的审美标准,而建立了日益趋瘦的人体美标准,转向了对“苗条”的反常的极端的永无止境的残酷追逐乃至折磨。何以如此?据说都因为女性的身体能带给人们特别是男性世界“纯洁的愉悦”、“刺激性的快感”或“淫秽”、赤裸裸的“性诱惑”。于是“苗条的焦虑”与“苗条的暴政”一起登场。
        英国服装秀杂志《20/20》曾做过这样一个报道,几个十几岁的男孩看到一些时装模特的照片后,发表了一番议论。本来这些模特已经瘦得像笔管一样,但由于摆出了一种姿势,臀部受到力的压迫,身体的一些部位便有点凸起——这本来是最正常不过的任何人身上都有的自然现象:你弯腰,你坐下,肌肉自然会“堆”到一处,除非你骨瘦如柴。可这些年幼的男孩们却会因此反感地声称这些人太胖,原因是没有“骨感”。看到这些,我们惊骇于男孩子们的反应,惊骇于一种普遍的时尚竟然对年幼的孩子们也产生如此的影响。
        这就是消费时代西方对身体理想模式的塑造。这种塑造首先是身体美学标准的确立,它体现为当代强制性的身体美的视觉标准,比如女性的苗条、三维比、皮肤的精致;或男性的健壮、活力和力量。各种身体偶像,从克劳馥德到施瓦辛格,这些真实的个人已经被媒介不断打磨塑造为一种“标准的形象”,而身体的生产和传播实际上正是依照这样的标准去复制。所以当代身体的生产和传播带有明显的标准化性质。
这种模式是通过各种媒介来展示的:通过模特、演艺明星、体育明星、主持人、青春偶        像等种种视觉形象来确立或形成普遍规范的;通过诸如选美、健美比赛、体育运动、广告形象、演艺节目、画册画报、偶像形象等媒介方式塑造的。于是一些用于女性身体美学化的关键词被生产出来:瘦身、美白、健康食品、节食、健身等;另外一些用于男性身体美学的关键词也频繁出笼。它们通过文化霸权的形式,借助媒介,在暗中强制性地推出关于身体的规范,形成公众认可的标准,吸引青年趋之若鹜,最终形成一个身体消费的“时尚之场”。这个“时尚之场”魅力无穷,任何人一旦进入了这个场,就会身不由己地随着时尚之潮起起伏伏。

上一篇:消费美丽——一个危险的词组
下一篇:拜谒千古智圣 旁说道德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