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金元浦 >

消费美丽——一个危险的词组
2015-05-16 11:05:08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消费美丽——一个危险的词组,一个无聊而真实的命题,一个登不得大雅之堂却又漫漶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的现实
         对于身体的呵护与管理是今天的消费社会的一个突出特征,也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三位一体的现象。政治、经济与文化分别在今天人们身体(尤其是女性身体)的管理与呵护/消费方式上刻下了自己深刻的印记,成为它们共同书写的对象。福科等后现代批判理论家都十分注意在身体的管理中寻找现代社会的权力印记。
         当代世界消费社会的基本形态对今天的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当代世界,消费主义漫漶于全球,商品的价值已不再是商品本身是否能满足人的基本需要或具有交换价值,而在于人们对个体欲望的满足。消费成了一切社会归类的基础,也成了一切文化艺术活动的基础。作为市场社会的“经济人”,人们不但消费物质产品,更多地是消费广告,消费类像,消费品牌,消费欲望,也消费符号。文化商品化了,文化进入了消费。这是一个由仿真与幻象架构的“超级实在”比真实还真实的文化世界。消费模糊了物质和精神的界限,也模糊了享乐与艺术的界限。正是这种消费文化无所不在的漫漶,改变了人类数千年来对精神、艺术以及自身生存意义的固有认识和界定,也选择着、创造着、生成着新的文化观艺术观。美国后现代理论家杰姆逊曾经这样描述道:西方消费社会包括:“新的消费类型;人为的商品废弃;时尚和风格的急速变化;广告、电视和媒体迄今为止无与伦比的方式对社会的全面渗透;城市与乡村、中央与地方的旧有的紧张关系被市郊和普遍的标准化所取代;超级公路庞大网络的发展和驾驶文化的来临 ……”,依照这一说法,当代中国许多都市已进入一个准消费时代。艺术活动日益深入地市场化、商业化与产业化;艺术产品的生产无不受制于消费社会的无形的手操控和拨弄。美丽与政治、美丽与经济、美丽与文化都有无法解开的关系,美丽成了产业。
          西方美学家艾迪拉多·德·弗恩特在题为《社会学与美学》 的一篇文献综述中曾指出:西方的社会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审美化(aestheticization)过程,以至于当代社会的形式越来越像一件艺术品,审美化正在成为当代社会的重要组织原则。
          国际美学学会前主席阿莱斯·艾尔雅维茨说:“审美泛化(aestheticization)无处不在。所谓"审美泛化"是指对日常环境、器物也包括人对自己的装饰和美化。进一步说,美学也因此淡化了其形而上学意味,我们知道,即使"形而上学"本身也不像它在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初那样举足轻重。”
         德国美学家艺术理论家维尔什也认为:我们的社会正在经历着一种美学的膨胀。它从个体的风格化、城市的设计与组织,扩展到理论领域。我们今天的审美活动已经超出所谓纯艺术/文学的范围、渗透到大众的日常生活中。
         一些后现代主义的研究者也把后现代主义与审美化过程联系起来加以分析。 博德里亚在他的一系列作品中强调“符号与商品的交融”、“实在与类像之间的界限的消弭”、“审美的内爆”等,意在突出符号在现代社会中的建构作用。博得里亚提出了“超美学”的概念,所谓“超美学”,指的是“美学已经渗透到经济、政治、文化以及日常生活当中,因而丧失了其自主性与特殊性。艺术形式已经扩散渗透到了一切商品和客体之中,以至于从现在起所有的东西都成了一种美学符号。所有的美学符号共存于一个互不相干的情境中,审美判断已不再可能。”在博德里亚看来,正是现代社会中影像生产能力的逐步加强、影像密度的加大,它的致密程度,它所涉及到的无所不在的广泛领域,把我们推向了一个全新的社会。Kern指出:"我们的时代是一个迷恋青春、健康以及身体之美的时代,电视与电影这两个统治性的媒体反复地暗示柔软优雅的身体、极具魅力的脸上带酒窝的笑,是通向幸福的钥匙,或许甚至是幸福的本质。"
        较之于传统文化,身体的凸显尤其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当代视觉文化对身体和构形性的关注:当代人对身体的关注,尤其是身体外观的重视超越了以往任何时代。所谓身体的美学化,是指当代生活中人们对自己身体外观形态的专注,强调身体符合当代时尚标准的过程,其中关键词是健康与美。当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温饱问题解决后,形体外观的美化和健康便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消费文化中,躯体被认为是快乐的载体。现实中的躯体越是接近青春、健康、苗条与美丽的理想躯体意像,那么它的交换价值就越高。服饰的设计是被用来赞美躯体的,不像十九世纪那样,服饰的设计是用于遮掩身体的。在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并不认为床上的裸体是美的,一切关于性的活动都应该发生在黑暗中。那时的性手册(如Stall的《年轻男性应知》)警告性行为只能一周一次,男女双方不能赤裸地相互面对;而在消费文化中,躯体不再是原罪的容器,世俗化的躯体有越来越多的展示场景------在卧室内、也在卧室外。户外生活方式的流行以及中央控制的空调,使得休闲的服装越来越被           接受,这种服装使得人类的躯体形式变得清晰可见。
          当然,身体的保养不是消费文化的新发明。在传统社会,宗教社团如修道院要求禁欲,强调锻炼与饮食的控制。但是,禁欲通常意味着身体臣服于"更高的" 精神目的。支配性的基督教伦理贬低并压制躯体,基督教的传统颂扬灵魂的美学,而不是躯体的美学。禁欲的养生法克制躯体的性方面而释放灵魂。在消费文化中却相反,性学专家宣称:饮食的控制与锻炼将强化性的威力,锻炼与性的关系现在通过"性锻炼" (sexercise)或"锻炼性"(exersex) 等新术语而混合为一。对于裸体的羞耻感在专家与消费利益的批判之下越来越减弱甚至消失。为了享受高强度的快感与满足感,人们甚至使用药剂与各种其他方法,来保持外表的亮丽和生命的强度,并通过摄影摄像(DVD、写真集、美人照)等技术,保存和记录躯体所能达到的理想效果。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时尚生活中的身体美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