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黄药眠 >

非个人主义的文学
2015-05-16 10:00:16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文艺这件东西,如果从它的起源看来,本就是属于民众的,初民时期大家于工作之暇聚集起来唱一唱歌,跳一跳舞,在这个时期连唱的歌都是由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联续而成的,并无所谓作家。及至后来,私有财产制度成立了,社会生活也已不若从前简单,有分工的必要了,于是所谓歌者的,也就不能不另成一种有闲阶级依附着压迫阶级以制歌唱曲来营生活。但是文化本身既逐渐进步,文艺的内容也不若从前只限于歌咏,饮食,男女,渔猎,祭祖之类的东西,而已饱含着丰富的思想。到了近世,文艺差不多完全之建筑在生之意识上。以一个站在生之意识的顶点的文艺家来看这现世的人们,因私有制度反映出来的自私自利的生活,自然就会感到种种的不平,看见种种的矛盾,和自己本身生活之可怜!故从前有许多文艺家因为看不惯这腐败的社会,过不惯这种矛盾的生活,于是自己就舍弃了世间的一切荣名,回到自然的怀抱里去过他们的简单化的理想的生活——从这个世间逃出去!更有些徒殉一时之快感,只求得到官能的满足来麻醉自己的灵魂。
其实他们这些行动究竟有什么理由呢?原来他们既看不惯这个现实的社会,而又不愿投降,同时又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来改造它,且也不知道怎样来改造它,所以就不能不另寻一个出路,提出什么“我”什么“个性”来向社会反抗;并拿来欺骗自己。因为他们的心理都趋重在“反抗”上,所以就不惜把这个我造成一个偶像。他们以为每个人都应具有特别的心理体系,而且要把这个心理的体系完全不受外界的诱惑和恐吓而极端地表现出来,每种举动都要向自己负责,这就是他们所谓发挥人格,表现自我;在我们看来人生的意义也就完全在于一个人能和社会反抗,而表现自我这一点上。故从这个人之主义演绎出来的文学的定义,就是Literature is nothing but unfolding myself,除了我以外就没有文艺,文艺不过是我心的损害时的一种幻象的满足。他们这种理论拿来应用在这个人主义的文学作品里自然是对的; 但若拿来作文艺的一般的解释,那就错了!
现在我们且进一步来考察一下,文艺家的个人主义真的能够办得到么;在这个私有制度的社会组织之下,个个人都岌岌于谋自己的生存,所谓充实的生活究竟是不能办到的事。社会是整个的,当社会的要求不能够同个人的意愿一致时,则无论个人有多大的魄力,亦仍然不能不受社会的制裁,绝对的完成这个自我。所以如果把这个自我推崇到极致,把整个的社会分为一个一个的人来观察的时候,则全世界的人的生活,没有一个不是空虚的,无聊的存在。个人主义的文学家,因为这个缘故,就自然会流入于厌世和悲观了。不过,虽然他们把一切都已看作无聊,假如对于自己真的有很强的自信,诚如尼采所说Ye look aloft when ye long for exaltation,and look downward because lain exalted,那亦好了,但是个人终不能逃出社会去生活的,所以无论说得怎么好听,个人的思想还是不能逃出社会的圈子。而且他们如果再仔细的研究一下他自己,则所谓“自我”亦不过是一束遗传下来的本能和受社会所孵育的习惯罢了。现代的社会制度根本是矛盾的,故反映到人的心理上来亦是一样的矛盾。故极端的个人主义者到此反而;会觉得自我分裂的痛苦,辛辛苦苦造来的“自我的偶像”到此又不能不有自趋于破灭之势,至所谓表现自我,则我这件东西根本都尚是空的,当然更说不上表现了。同时以个人主义为经典的个人主义之文学,到了近世亦已成为无依的游魂,所表现的,无非是自我分裂,灵肉冲突的哀吟,而自趋于绝灭!文学本来是要提高人类的生之意识,使人类生活更丰满,更有意义的,而这类文学却引导人入于灭绝自杀的道路,这不特从社会学上看来是一种不好的现象,就是从文艺本身看来,亦不能不说是一种病态。
到了现在,个人主义的文学已经达到崦嵫日暮的时期了。虽然他们也自知失败,炫奇斗异地创造出许多新花样,什么神秘主义,象征主义,未来派,表现派……然而文学的背景已经换过,就是怎样去变化,也只越可以表现出它们是代表资本主义文化达到灿烂成熟时期而 趋于灭亡的表示。文艺是不能独立的,必须随着时代而转移它的方向;现在时代已经变了,大规模的生产已训练出一队一队的工人,我敢断定这一队二队工人联合起来向现有制度革命的团结的精神就是新的文艺的新生命,这种集体化的文学原也不是现在的特创,而只是民众文艺进化上的一种再现Recapitulation罢了!
我们知道在文艺复兴时期以前,人是依着神的意志而存在的,神的意志就是人的意志;到了文艺复兴以后,人类才觉到本身的独立的存在和“我”的意志;但到了现在,则社会日见进化,组织日见严密,各机关的Articulation,亦日见亲切,社会已经成为整个的东西,个人在从前与社会不合的时候还可以从社会急流中退出去做一个隐土,做一个散人,做一个醉汉,但现在则个人已无孤立的可能了,无论你逃到何种地方,都有一种社会的法则在那里支配你的行动,所以个人的自由究竟只是骗人的妄语;然而惟其因为此路不通,人类社会的进化才转过了一个新方向,深深地认识这个个人的痛苦并不是个人的问题,而只是社会的问题,这种求社会整个的解决的心,就蔚成为现代人的社会的自觉。从前社会的进化是没有群众的意志在那里支配着的,因为那时大家对于社会的进化的法则都还是蒙昧无知,只是依着社会的自然的进化,而个人则在这进化途中辗转流离一筹莫展。但是现在社会科学进步,我们已明明知道社会进化的原则和条件,我们已经悟到社会的进化可从人力来操纵,这种可从命运的手中夺回的全人类的整个自由的自信心,更足以使现代人社会的自觉心的开展。从前潜伏在社会底层的人类的意志,已经抬起头来集合在一起,而为左右社会的伟大的群众力量。这种力量在伟大的破坏的进程中所冲激起来的情感浪花,当然就是我们的集体化的文艺的新生命。
前面已经说过,个人主义的文学家对于现在的社会组织虽然不满意,但那时候他们是厌弃它,批评它,却总没有寻到出路;现在则社会的自觉心已达到高潮,文艺家亦当然会随着这个高潮而得到一条出路,故我相信凡是稍有志气的青年都会感觉到伟大的时代已摆在 的面前,而且都会愿意同被压迫的民众紧抱在一起,体验出他那种集体的精神来发抒出灿烂的文学。这种民众心里的热情,民众的勇敢的力量,民众的伟大的牺牲的精神如果表现出来时,一定可以洗去从前个人主义文学的颓废的伤感的,怯懦的,叹息的缺陷,而另外造出一刚强的,悲壮的,朴素的文学来。这种文学是充满着人的精神的:它不特要攻击现代的社会制度,而且还要努力指出我们应走的方向,它不特批评人生而且要表现出生之可能。
朋友们,新文学运动已经又另换了一幕,我们一齐起来努力开辟一个新园地罢。

——原载《流沙》半月刊第1期,1928年3月15日出版

上一篇:梦的创造
下一篇:目前文艺运动的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