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杜卫 >

文学审美论的基本理论困境
2015-05-16 09:25:35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文学审美论中有一个被普遍认同的观念,即文学的特性是审美性。对此,我国文学理论界很少有质疑。于是,对于文学自身特性的研究就出现了全面转向文学审美性的倾向,似乎研究文学的内部规律就是研究其美学规律,确立文学的内在价值就是确立其审美价值。当然,审美性的确是文学的一个重要属性,对于文学审美性的探讨也确实丰富和深化了我们对于文学自身特性的认识,这些前面已有所论及。但是,直接用审美这个美学范畴来概括和描述文学理论中的文学特性概念也有某些不妥之处。首先,从审美活动和审美经验的角度看文学,审美大于文学:审美不仅包含了文学,而且,还包含了非文学的其它艺术形态、非艺术的人工产品和非人工的自然景观等诸方面。所以,审美经验、审美情感或审美意识显然并非为文学所特有,文学的审美本质与审美特性显然无法包容文学本质或文学特性的全部内涵。其次,从广义上讲,艺术内部各形态还有差异。文学与政治比起来,审美性突出;但是,文学与音乐、绘画相比,它的审美性就未必是明显的,而且,它的理性因素、思想性就比较突出了。新时期的文学审美论常常用基于绘画等视觉艺术的“审美”概念来解释文学.把主要致力于诗歌审美性研究的英美新批评和俄国形式主义文学理论推广到整个文学研究,这在方法论上似有可商榷之处,至少是不够严谨的。以上两个方面都说明,文学审美论以审美为核心来把握文学的本质或特性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虽然审美范畴比较贴近文学的特性,或者说,审美是文学的重要特性之一;但是,它仍过于普泛,缺乏更为准确、具体的规定,从而未能全面揭示文学的特性。第二,作为与“政治批评”相对的“审美批评”观念更多地偏重文学的感性、情感和形式,未能同时抓住文学不同于其它艺术形态的特征,这同样是过于抽象,不够全面具体。
 
审美论推动了文学理论转向内部研究,体现了“自律论”倾向。虽然我们应当充分肯定这种自律论对于文学理论发展的积极意义,但是同时也应看到这种自律论所面临着的深刻危机。自律原先是一个确立于康德哲学的概念,它是指人作为理性存在所特有的自己给予自己以法则的独立自主性质和能力。这种自律观也体现于康德的审美哲学当中.即审美是一个独立于认识和伦理实践的自主概念。通过对“审美无利害性”、“审美非概念性”和“审美无目的地合目的性”等一系列命题的思辩式论证,康德把审美诉诸于自由,这种自由是心理的、情感性的。康德的审美自律论是此后文学自律论的基础,“为艺术而艺术”、“回到文学自身”、“诗就是诗本身”等主张也正是审美自律论在文学领域里的展开或延伸。然而,这种延伸是有问题的。大家知道,康德是在高度抽象的意义上阐述美和审美的。他的审美自律论也被限于《美的分析》(《判断力批判》中的第一部分第一章)之中,而在这一章中几乎没有涉及艺术。在第二章《崇高的分析》中,艺术已被论及,但此时审美范畴已被过渡到崇高范畴。本文的任务并非评价康德美学,这里要指出的是,把审美自律更换为文学自律是一种缺乏中介的不适当的理论移植方式;由此而建立的文学审美自律观以及相应的文学理论研究方法至少面临以下几个难题。
 
第一,由于把文学视作封闭的审美系统,因而无法揭示文学本来具有的丰富性和复杂性。随着前述的两度向内转,在审美自律论驱动下的文学理论走上了一条自我封闭、疏离社会历史和文化环境的道路,对文学意义的理解愈来愈稀薄。由于把外部研究与内部研究分离开来,偏重内部研究,对文学的理解自然偏于结构层次、语言技巧、叙述方式等形式方面。当然,我国新时期文论界把形式与内容完全对立起来的激进形式主义并不多见,但把作品的语言组合与结构层次独立出来,注重在文学语言层面上理解作品意义的温和的形式主义却有一定普遍性。这种文学理论对作品意义的理解往往比较狭隘和空疏,也常把认识、伦理、政治等要素排除在文学意义范围之外,或稀释于审美形式之中。然而,文学是丰富和复杂的,作品的意义也是综合的,仅仅用“意蕴”、“意味”、“深层结构”、“生命价值”等审美化概念根本无法作全面的概括。就拿“有意味的形式”这一命题来说。这个曾对我国新时期文学理论和美学发生较大影响的命题出自C·贝尔的《视觉艺术》,该书是后印象主义和抽象艺术的理论代戈作,所以“有意味的形式”也就是这种具有特定历史意义的艺术流派对视觉艺术的审美论理解。当然,这里指出该书的特定艺术形态范围和历史具体性并非意味着否认文学理论借鉴其它艺术理论或美学理论的合理性,值得注意的是,视觉艺术同文学有较大差异,而且后印象主义和抽象艺术的形式主义旨趣与我国文学的理论与实践有很大差距。虽然有些学者对“有意味的形式”作了历史和心理意义上的补充,如李泽厚的“积淀说”,但这种通过形式过滤和深层心理积淀的“意味”根本无法容纳文学丰富而显露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内涵。
 
第二,在审美自律论的影响下,一些文学理论往往偏重文学语言层面上的审美价值,造成文学价值观的狭隘发展。所谓文学的独立自足、自我决定就是要求文学纯粹化,甚至有些论者把纯文学的走向视作是文学成熟的标志。然而,纯粹往往又同空无相联系,一旦排除了所有的外来因素,文学就进入“真空”状态,这种文学恐怕是无法理解的.也是文学理论难以描述的。这种纯粹的文学价值观显然对当代人的生存状况和发展境遇、文学的人文价值缺乏应有的关怀,对文学本来就具有的丰富的认识价值、伦理价值、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表现出不应有的冷漠。然而,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社会和文化转型时期,人文价值、精神价值等问题显得愈来愈突出,严肃文学的创作和理论正因为缺乏一种正常的、普遍的社会价值体系的支持而面临困境,近来知识界和文学界大声疾呼“重建人文精神”而审美自律论统摄下的文学价值论又能对此状况作出怎样的回应呢?
 
第三,新时期的文学审美论是从“政治决定论”、“文学工具论”中反叛的产物,带有某种“矫枉过正”的特点。它把文学的特殊性问题以夸张的形式凸现出来,对于文学理论的发展起过积极作用。但是,它从注重文学的自律性而走向对文学的社会历史关联的忽视,无法适当地说明文学的社会性,这正是它所面临的最根本困境。从思维方式上看,审美自律论建立在“二元对立”模式之上,具体表现为文学对非文学、审美对非审美、内部研究对外部研究等一系列区分性的对立概念。这种对立强调了文学的某些特征,但是,正是这种两极思维使自律论陷于不可克服的片面性。这种对立依靠的主要方法是对比,它往往仅在某一个层次上直线地分辨一物与它物的异同,所得到的认识成果只是有关事物的某一方面属性。因此,对比作为一种思维方法是有局限的,它不能提供整体性的认识成果。而且,对比方法突出比照双方最显著的相异或相同点,忽略其它方面,容易把事物的某一特征推向极端,以偏概全;而在比照双方之间则采取非此即彼的态度。新时期文学审美论在追求文学自律的冲动驱使下,也不可避免地步入了上述对比认识的误区。为使文学理论走出“从属论”、“工具论”,它一味地从非政治、非社会、非思想、非意识形态等方面去看文学,从而无法真正把握文学与社会历史的关联。


                                                    (编发:孙海燕 刘思宇)
 



 
如需转载本网站发布的信息,请注明来源: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

上一篇:中国现代的“审美功利主义”传统
下一篇:中国现代的“审美功利主义”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