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季广茂 >

体态秘语·译后记
2008-03-23 20:24:00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本书的原名是The Book of Tells,因为汉语里没有与“tell”相当的词汇,所以本书标题无法直接译出。在与作者彼得·科利特博士取得联系后,他说他很好奇,想知道我们是如何翻译“tell”这个单词的;如果译成汉语,相当于英语的什么意思。因为据他所知,本书在译成法语和德语时,碰到了同样的问题,都对标题进行了意译。我首先向他表示歉意,因为汉语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能力有限,又想保持本书的学术品格,三思之后,还是采用了笨拙的“体态秘语”四字,虽然难以曲尽原著之妙,实乃译事之憾,却是迫不得已之举,还请诸位读者及科利特博士体谅译者之苦衷。
在英语中,“体态秘语”是扑克游戏的专门用语。人们在玩扑克时,一方面极力避免暴露自己的底细(拿到了什么牌,拟采取何种策略),另一方面极力窥测对方的秘密(猜测对方拿到了什么牌,拟采取何种策略)。狡猾的扑克玩家都长着一张“扑克脸”,上面写着“莫测高深、老谋深算”八个大字。可悲的是,我们不能像《沙家浜》中的胡传魁那样自信——“这个队伍我当家”,有时候,我们连自己的家都当不了,因为我们的某些动作(比如握牌、看牌的方式,摸脸蛋、捏鼻子、露笑容之类的小动作),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使自己的保密努力前功尽弃。这样的行为,就是所谓的“体态秘语”。其实这样的“体态秘语”不仅表现在牌局上,还表现在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不经意间发送着“体态秘语”,只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解读这些“体态秘语”,了解对手,反思自己,直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境,不仅是扑克玩家的理想,而且是一般人的人生谋略,焉可不察,焉能不慎?
本书极力证明,无论是在牌局上,还是在生活中,观其言、察其行、会其心是完全可能的。通过观察某人的言行(特别是他在不知不觉中做出的动作),解读其心理,解剖其灵魂,是完全可能的。纵观全书,作者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如何达到这个目的。比如,作者告诉我们,有些体态秘语是我们有意为之的,目的在于给别人留下某种印象,当然这种印象是我们所盼望和预期的;有些体态秘语并不受我们意识的控制,不觉不知中使我们出卖了自己,成了自己的叛徒。比如我们站着与别人聊天时,采取了怎样的站姿,使用了哪些手势,是面对倾听者还是侧身待之,眼睛盯在什么地方……所有这些都透露出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消息:我们究竟是支配者还是屈从者,我们对倾听者究竟是尊重还是蔑视,我们希望聊天继续下去还是希望快快不了了之……即使我们在微笑的时候也是如此。有些微笑是发自内心的,是真心的陶醉,因为眼睛周围的“环眼肌”被充分调动起来,“笑成了一朵花”,那是无法控制和无法掩饰的;有些微笑只是“皮笑肉不笑”,因为微笑只停留在嘴的周围,是为了讨好别人硬挤出来的。作者在书中做了大量的个案剖析,被剖析者大多是各界要人、名人,包括政客、皇亲国戚、演艺明星等。读后不得不佩服作者洞若观火的眼力,发出这样的感叹: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褒一贬,一次漫不经心的回首,一个稍纵即逝的眼神,已经把你出卖,使你没有秘密可言。
本书解剖了形形色色的体态秘语,包括“支配性的体态秘语”、“屈从性的体态秘语”、“交谈中的体态秘语”、“政治中的体态秘语”、“致意中的体态秘语”、“皇室中的体态秘语”、“表示焦虑的体态秘语”、“性关系中的体态秘语”、“撒谎时的体态秘语”、“外国人的体态秘语”和“吸烟时的体态秘语”。留心观察这些体态秘语,能够帮助我们理解他人的情绪、心境、意图和欲望,即使他们表面上会矢口否认我们的观察所得,也是如此。其实留心观察自己平时发出的体态秘语,也能帮助我们反省,在那种情形下,究竟暴露了哪些不该暴露的东西,又该如何改进自己的言谈举止,保守自己的秘密。保守自己的秘密,是完全正当的。因为没有秘密,就没有自我,就没有完整的人生,更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本书不仅内容广泛,语言平实,阅读起来毫不费力,而且生动有趣,读来令人开怀不已。我在阅读一段文字时,正坐在银行的大厅里等待办理手续,它令我如此开颜,以至于惊动了保安。那段话并非本书作者所言,而是他引用的英国随笔作家查尔斯·兰姆(Charles Lamb)的文字。虽然如此,如果作者没有开阔的视野,没有生来幽默的性情,即使看到了这段文字,也未必有什么感觉,更不会引用在书里。在那里,兰姆抱怨英国著名诗人柯勒律治(Samuel Coleridge)多言多语,到了刹不住车的地步:“一天早晨,我从埃菲尔德(Enfield)的家中前往印度会馆。我匆匆忙忙,因为已经迟到。路上遇见了柯勒律治,他正要来看我。他一脑子的新想法,要好好说说。尽管我告诉他,我的时间很宝贵,他还是把我拉进了路边的无人花园,那里的常绿树篱把我们遮得严严实实。他抓住了我外套的纽扣,闭上眼睛,开始了雄辩的演说。他轻舞右手,嘴中的念念之词汇成了洁净的小溪,我听得心醉神迷。但是教堂的钟声唤醒了我的责任感。我看没有希望走开,于是利用他醉心于自说自话的时机,用小刀轻轻割下外套的纽扣,蹑手蹑脚地逃离。过了五个小时,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那座花园,听见柯勒律治在说话,往里一看,他还在那里,眼睛紧闭,手抓纽扣,优雅地挥舞着右手,与我逃离时的样子无异。他一直抓着我呢。”不过,在这方面,作者也有自己的亲身体验,读来令人喷饭:“我第一次造访意大利时,深为下列现象所震撼:人们在说话时,彼此之间频繁地相互碰触。两个人说话时,我看到说话者摸着倾听者的手臂,我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是一往情深的。但是我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是,这是‘控制性抚摸’。它不是用来安慰倾听者的,而是用来阻止倾听者把手举向空中,进而控制发言权的。”阅读这样的著作,不仅可以获得知识,而且可以享受乐趣。
本书的翻译是我带领我的两个硕士生共同完成的,共同的参与使我们有了新的学术体验。第1-4章由我翻译,第5-8章由邱娟翻译,第9-13章由丁洁如翻译,最后由我校对、统稿,以剔除其中的错误,保持人名、术语及风格的统一。“中外人名对照表”由丁洁如制订,其余各类杂务(包括扫描文字,搜集与修整照片,撰写“作者简介”,与本书作者联系,翻译“中文版前言”等)均由我来完成。当初与她们约定,我有“最终的裁决权和修改权”。事实证明,我充分享受了这两项权利,当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本书可能存在的一切讹误,皆由我个人承担。
在译文即将完成的时候,我终于与彼得·科利特(Peter Collett)博士取得了联系,他很快提供了一幅近照,允许我们将其印在书内。在我的恳请下,科利特博士于百忙之中破例为本书撰写了“中文版前言”。他的学识、睿智,令我们钦佩;他的热情、友善,令我们感动。在此谨向科利特博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真诚感谢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陈鹏总编辑和杨小兵编辑的信任和鼓励,他们大胆把本书交给我们翻译,并在翻译过程中多有帮助。陈总虽然身为总编,却保持着学者风范;虽然保持着学者风范,却没有某些学者的骄横,而是一以贯之地礼贤下士。当然,事情总有例外:逼他请客时,他总是发出“请客时的体态秘语”,掏钱时总是犹犹豫豫,口中还叽里咕噜地念念有词,一付恋恋不舍甚至魂不守舍的样子……这令我想起了我一位同学的诗作:“但愿人请我,不愿我请人;但愿人请人,中间有个我。”信也。


上一篇:《根除惯性——陀斯妥耶夫斯基与形布学》译后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