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新闻公告 >

“讲述童老师故事 弘扬文艺学精神”纪念讲座圆满结束
2016-06-22 23:33:20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2016年6月14日,值童庆炳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际,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成功举办了“讲述童老师故事弘扬文艺学精神”纪念讲座。讲座由陈太胜教授主持,程正民、李春青、赵勇教授主讲,文艺学研究所及学校的其他老师姚爱斌、宋媛、吴冬艳,以及文艺学专业在读的部分硕士生和博士生参加了此次纪念讲座活动,认真聆听并积极发言。
会议首先由程正民教授发言。程正民老师年近耄耋,与童老师相识相知60年,作为童老师的老乡、老同学和老同事,共同经历人生道路上的风风雨雨。程老师在此次讲座上着重讲了三件与童老师有关的令他难忘的事情。第一件事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在黄药眠等学者相继去世,文艺学学科进入低谷时期,童老师顶住方方面面的压力,申请到国家社科重点项目,带着“十三太保”发动了四大战役。程老师忆起,在艰难的学术跋涉中,大家都特别难忘老师与学生平等对话,发挥集体智慧创新思维的良好氛围。正是在师生一心的拼搏努力之下,先后完成了“中西比较诗学”、“文艺心理学”、“文体学”等项目,并顺利出版了3本专著,13本丛书,2本译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季羡林、钟敬文等学者评价很高,在学术界也影响颇深。
\
第二件事情是文艺学研究中心的确立以及文艺学研究基地的申请。程老师回忆到当时童老师是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从大的研究方向的确立到项目的论证,从报告的编写到材料的整理,童老师每件事情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做,丝毫不懈怠。也正是在童老师的带领下,基地的申请才能够顺利实现。童老师秉承了黄药眠老先生一辈自强不息、一往无前的拼搏精神,在国内的文艺理论研究中占据了一席之位。第三件事情程老师则回忆到了童老师的晚年,谈到他在生病的时候也念念不忘他的“文心雕龙”情结,并始终思考着文艺学理论研究的走向,认为应当重视历史语境的研究。文艺学研究不仅要面向未来,更要结合当下,注重历史。

最后,程老师认为从童老师的经历中可以总结出三点精神:一是创新,不论是对于学术研究还是学科的发展来说,这点都是必不可少的;二是拼搏,人生有起伏,有无数困难,只有像童老师那样不服输,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三是团结,童老师关心身边的每一个人,能够将老少聚拢在一起为共同的目标而奋斗。这样一份人格魅力和深沉的情怀十分难得。

接下来由李春青教授发言。李老师感叹于程老师与童老师之间丰富的交往经历带来的宝贵财富,自己则更愿意谈谈童老师的提携之情。李老师回顾自身经历,深感自己之所有能够走上文艺学理论研究这条道路,离不开童老师的悉心指导。每一次陪同童老师到全国各地参与大大小小的学术会议都是弥足珍贵的机会。李老师自己的想法见解能够与大家交流碰撞,凝结成论文也可以有很好的机会得以发表。不仅是外出开会,在日常的学习上课中,童老师也积极鼓励课堂上师生共同讨论,也欢迎大家将自己的思考整理成文章发表出来。有杂志社编辑约稿,童老师也“举贤不避亲”,大力推荐学生的文章。正是在如此良好的氛围之下,李老师在攻读硕士期间就发表了十几篇论文。李老师感叹,自己在与童老师相处的30年中,童老师就像是他的父亲一样,作为弟子侍奉老师也丝毫不敢怠慢。但即便如此,也常常因自身原因,让老师劳累不少,现在深感惭愧。在做文艺学研究所所长和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的岁月中,李老师感叹正是沿着童老师开辟的道路,承接着童老师的拼搏精神,才能处理好大大小小的各项事务,继续推动中心和研究所的发展与进步。
\

接下来由赵勇教授发言。赵老师以“童老师晚年的觉悟”为主题作了发言。赵老师谈到,这次发言缘起于童老师于2014年做的一次文心讲座。在这次讲座中,童老师谈了很多切身的生活感悟。赵老师对其中几点感触特别深。首先一点就是童老师在晚年反思自己一辈子的学术研究对自己深感不满。在童老师看来,自己做学问虽然涉猎广,但不免有些杂,有些方面的研究还不够深入。童老师认为做学问,应当有“单元论”意识,意即十年为一个单元深入研究一个问题写成一本书。他认为还是要提倡“一本书主义”,毕竟对于很多学者来说,学术研究生涯的第一本书对自身的发展意义重大。同时做学问也应当像捉跳蚤一样,不能“十个指头按跳蚤——一个也捉不住”,这强调的是学术研究的专门性、持久性和彻底性。

赵老师接着又谈到,西方学者马克斯·韦伯有一种观点:艺术无先进与落后之分,但是学术研究却有。学术贵在创新,童老师孜孜不倦于文艺学理论研究的园地,既希望能够为后世留下些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成果,又欣喜于后辈研究的日益精进,超越前人。同时,童老师也始终念念不忘文学创作。不仅自己创作了小说《生活之帆》(与夫人曾恬合作)和《淡紫色的霞光》,随笔散文集《苦日子甜日子》和《又见远山又见远山》;也非常关注将理论指导于文学创作的实践,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凝结成书《维纳斯的腰带——创作美学》,将深层次的理性思考与鲜活的生活、创作感悟融为一体,对当代很多作家尤其是青年作家产生的影响颇深。童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在理论与实践的两方面都不断拼搏进取的学者。
\

文艺学研究中心的姚爱斌老师也参加了此次的纪念讲座活动并做了简短的发言。在姚老师看来,我们需要不断缅怀童老师才能更好地继承童老师的衣钵。童老师在做事方面,是一个纯粹的学者,但也能够将行政和领导工作处理得当有力。童老师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仅可以“坐而论道”,同时可以“起而行之”。而在人格方面,童老师能够将“童心”和“历练”融合为一体,形成了和而不同的团结精神,一切为了文艺学研究中心的大局意识。童老师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意识,还能积极回应现实。而我们只有用心接续童老师传下来的血脉,不断创新,自我超越,以新的成果来告慰童老师,同时为中心各项事业的进行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

此次讲座中,北师大学报编辑宋媛老师,童老师的弟子吴冬艳老师、杨宁宁也畅谈了自身与童老师的接触经历,表达了对童老师深切的缅怀之情。

至此,本次童庆炳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讲座圆满结束。

上一篇:“金山岭祭奠”纪念活动圆满结束
下一篇:文心讲座:暴力与当代全球青少年文化(附材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