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赵炎秋 >

道德与历史的二律背反——再读《拉摩的侄儿》并以之为例
2015-05-16 15:39:53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1969年我下放到湖南省慈利县阳和公社。我所在的生产队 ,有一户姓陈的地主。父亲经常挨斗 ,四个儿子已经年纪老大 ,却仍清一色的光棍 ,生产队的苦活、累活、脏活总是少不了他们。那时的我有点同情他们 ,却又觉得他们命该如此。一席谈话改变了我的看法。那一天 ,姓陈的地主与我一起劳动。谈起过去 ,他告诉我 ,他家里以前是有钱 ,但由于父亲和他都吸大烟 ,快解放时家业已经败得差不多了 ,到他手里 ,不仅田没有了 ,房子也卖给了别人。土改定成分时 ,工作队给了他两个成分由他挑选。一个是破落地主 ,一个是流氓无产者。当时他父亲已经去世 ,他对流氓无产者中的“流氓”二字很反感 ,觉得自己虽然吸点大烟、败家 ,但还是一个正经庄稼人 ,怎么会是流氓呢。而“破落地主”这个成分则比较合他的意 ,虽然破落了 ,但毕竟还是地主 ,至少说明他以前富裕过。于是他选了破落地主这一成分。就是因为这一念之差 ,他以及他的家人如今就只好这样吃苦。我不知道这位陈姓地主与他的家人现在怎么样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和他的家人不会再因为“地主”这个头衔而吃苦 ,说不定这个头衔还会使他们暗中感到自豪 ,它暗示了他们家族以前的富裕。
这件事常常引起我的思考。从解放前到解放后 ,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但陈姓地主的道德观念却还停留在过去的时代 ,他因此吃了苦头。但是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年之后 ,他当时所持的道德观再次崛起 ,重新成为人们所肯定的东西。历史似乎与道德开了个玩笑 ,反过来 ,道德也似乎与历史开了一个玩笑。这说明 ,历史与道德之间 ,常常存在一种二律背反的现象。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于《拉摩的侄儿》有很高的评价。在给恩格斯的信中 ,马克思写道“今天我偶然发现家里有两: 本《拉摩的侄儿》,所以寄一本给你。这本无与伦比的作品必将给你新的享受。” 1(P283)恩格斯在谈到 18 世纪的法国哲学家时也肯定“在本来意义的哲学之外: ,他们也能写出辩证法的杰作;我们只要提一下狄德罗的《拉摩的侄儿》和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就够了。”2(P417) 恩格斯对于《拉摩的侄儿》的评论 ,我国的外国文学研究者可以说是耳熟能详(虽然不一定人人都知道恩格斯的原话) 。但是 ,对于《拉摩的侄儿》中的辩证思想表现在哪些方面 ,却似乎没有人认真地研究过 ,至少 ,笔者尚未看到这方面的文字。对于这样一部经典作家看好的作品 ,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然而 ,要讨论《拉摩的侄儿》中的辩证思想 ,我们还得回到恩格斯的论述上来。在比较形而上学与辩证法的区别时 ,恩格斯指出:“要精确地描绘宇宙、宇宙的发展和人类的发展 ,以及这种发展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 ,就只有用辩证的方法 ,只有经常注意产生与消失之间、前进的变化和后退的变化之间的普遍相互作用才能做到。”2(P420) 要用辩证的方法 ,就要注意事物、意识的产生与消失 ,前进的变化与后退的变化 ,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 ,只有这样 ,人们才能正确地认识社会、社会的发展以及人类的发展。恩格斯的这段论述 ,给我们理解《拉摩的侄儿》提供了钥匙与方向。《拉摩的侄儿》实际上正是表现了意识与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 ,表现了它们的产生与消失 ,前进的与后退的变化。
        如果联系黑格尔的论述 ,我们对于这本书的理解可能就会更加深入。黑格尔认为“意识到自身并表现出自身的意:识的分裂状态 ,是对现有存在的尖刻嘲笑 ,同样也是对整体的纷繁交错状态和对自身的尖刻嘲笑;这同时也是这整个纷繁交错状态的尚可察觉的反响 ……公正的意识(这是狄德罗在对话中指定自己扮演的角色)认为每个因素都是永恒的本质 ,它不知道它恰恰是这样才造成颠倒 ,它是一种愚昧的无思想的东西。分裂的意识是对颠倒而且是对绝对颠倒的意识;概念是这种意识中的支配者 ,它把一些同公正相距很远的思想结合在一起 ,因而它的语言是机智的。”1 (P83—284)黑格尔的这段话是马克思在给恩格斯寄书时写给他的信中所引用的 ,他认为黑格尔的这段话是有趣的。笔者以为 ,马克思对于黑格尔的这段论述并不是完全赞同的 ,但也不完全反对。黑格尔的这段论述有其唯心主义的一面 ,但他也的确以其独特的辩证思维 ,揭示出了《拉摩的侄儿》中深刻的辩证思想。如果我们把黑格尔的意识理解为“拉摩的侄儿”,将“现有存在”理解为拉摩的侄儿与狄德罗所生活的社会与时代 ,那么 ,拉摩的侄儿正是通过对自身和自身的意识的分裂的意识 ,嘲笑与批判了他所生活的社会与时代 ,而他的意识的形成与分裂 ,又是当时“纷繁交错”的现实的反映。
自然 ,在《拉摩的侄儿》中 ,所谓意识主要是道德意识 ,主人公的道德意识产生于他所生活的社会 ,同样它又嘲笑、批判、破坏着这个社会。《拉摩的侄儿》的辩证之处 ,正在于它反映了道德与其所产生的社会或者说历史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这种关系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 ,那就是“二律背反”。
 

 
严格地说《拉摩的侄儿》是一部关于伦理问题的文学作,品。作品围绕伦理问题 ,塑造了拉摩的侄儿以及“我”(也即狄德罗)两个鲜明的人物形象。
在讨论《拉摩的侄儿》时 ,黑格尔很有意思地称狄德罗在作品中扮演的是“公正的意识”(自然 ,既是扮演 ,就说明这个狄德罗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狄德罗) ,由此推论 ,拉摩的侄儿扮演的就是“分裂的意识”。两种意识构成一种二元对立的矛盾关系。
作为“公正的意识”,狄德罗表达的是一种传统的、向善的、为社会大多数人特别是统治阶层所认可的道德意识。这种道德意识在欲望的满足与精神的提升之间选择后者 ,强调良心、名誉、正直、诚实、尊严、德行、感恩 ,认为人应该凭着自己的劳动自食其力 ,应该多做善事、好事 ,应该为祖国、友谊、责任、后代等有意义的事情做出自己的贡献。如果把克制个人欲望 ,考虑社会、他人的利益看作一种“善”的话 ,那么 ,这就是一种建立在“善”的基础上并促使人们向“善”的道德。
而拉摩的侄儿则恰恰相反。按照黑格尔的说法 ,他扮演的是“分裂的意识”。这种“分裂”自然是相对于“公正”而言的 ,是对公正的一种否定。他以欲望特别是“食”的欲望的满足作为自己的基本原则 ,以肉体的舒适作为欲望满足的前提条件。他理想的生活是“享受好食物 ,好伴侣 ,好酒 ,漂亮女人 ,形形色色的娱乐 ,各种各样的游戏”3 (P208),是“吃上等的大菜 ,赌大的押注 ,饮上等的葡萄酒、上等的烈酒、上等的咖啡 ,还结伴到郊外寻乐” 3 (P207)。 但是他又不愿意为这种生活付出应有的劳动 ,而是指望别人的恩惠。“我需要一张好的床 ,好的食物 ,冬天有温暖的衣服;夏天有凉爽的衣服;休息、钱和许多其他的东西 ,我宁可受别人的恩惠 ,不愿用自己的劳动去获得它们。”3 (P298)而为了获得别人的恩惠 ,他可以做任何事情。“我所要应付的是些感到生活厌倦的人 ,我要使他们发笑。而滑稽和愚蠢令人发笑 ,所以我应当是滑稽和愚蠢的。如果我的天性不是这样造就的 ,那末最简捷的办法便是装成这个样子。”3 (P239)为了得到别人的恩惠 ,他可以把自己的良心与理智压在心底 ,适应恩主的需要 ,把自己装扮成小丑、弄人。如果把只考虑个人利益与欲望 ,不考虑社会、他人的利益看作一种“恶”的话 ,那么 ,拉摩的侄儿的“恶”是使我们感到震惊的。他所施行的道德是一种建立在“恶”的基础之上并促使人们趋“恶”的道德。
拉摩的侄儿对于社会的阴暗面有着深刻的洞察。他看到“人们歌颂德行: ,但人们却憎恨它 ,躲避它。”3 (P239)他看到“无数的正直人并不快活: ,还有无数的人 ,他们是快活的 ,但是并不正直。”3 (P238)社会上的人互相盗窃 , 互相吞噬3 (P232)。 道 德 的 原 则“人 人 乐 道 , 而 没 有 一 个 人 实行”3 (P230)。 社会上的各行各业都存在着欺骗 ,每个行业中“没有一个是诚实的” 3 (P231)。 在这个社会 ,人们不择手段地发财 ,而发了财也就有了一切。“有人说 ,好名声比金腰带更有价值;然而有好名声的人并没有得到金腰带 ,而且我见到 ,
今天有金腰带的人绝不缺乏好名声。”3 (P287) 人的本性都是“牺牲同类来寻求自己的幸福” 3 (287)。 他只有在无耻、堕落的时候才能得到好的生活 ,而一旦他“表露了理性与诚实”,他就会弄到“晚上没有吃晚餐的去处”的地步。应该说 ,拉摩的侄儿对社会的认识是深刻的 ,但是 ,他不是去反抗这种阴暗面 ,或者洁身自好 ,而是顺应这种阴暗 ,以更加的阴暗投身其中 ,谋取自己的利益 ,从而更加加重社会的阴暗。拉摩的侄儿消解了一切在一般人看来神圣的东西。“你们的那种幸福的前提是我们所没有的某种荒诞的心境 ,一种奇怪的气质 ,一种特殊的趣味。你们用德行的名义来粉饰这种奇癖;你们把它叫做哲学。可是德行和哲学 ,它们是为一切人造的吗 ? 谁能够 ,谁就有德行和哲学吧。谁能够 ,谁就保持它们吧。试想像一个贤智而懂哲理的世界;你要承认它将是非常沉闷的。”他认为 ,人们要做的就是“喝好酒、饱吃美味的菜肴 ,占有漂亮的女人 ,在柔软的床铺上睡眠;除此而外 ,其余一切都是无谓的事了。”因此 ,他反对祖国、友谊、责任、后代等狄德罗认为神圣的东西 ,把它们说成“奇怪的幻
想” 3 (P234)。 而既然没有神圣、高尚的东西 ,他的堕落也就谈不上堕落了。
值得玩味的是 ,在这两种矛盾的意识交锋的时候 ,狄德罗并没有让自己所扮演的公正的意识取得胜利。在许多情况下 ,两者势均力敌 ,谁也说服不了谁;而在少数情况中 ,拉摩的侄儿反而占了上风。比如两人在辩论世界上有无神圣崇高的时候,话题最后落到“如果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你不认为这社会将是顶有趣的吗?”,狄德罗不得不表示同意“为什么不呢: ?” 3 (P236)而一旦同意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思行事,这个社会才是好的,狄德罗前面对拉摩的侄儿的批判也就站不住脚了。这说明狄德罗认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
不过 ,拉摩的侄儿虽然“恶”得过分 ,但却并不彻底。狄德罗认为拉摩的侄儿的性格并不是始终如一的。“我觉得在你的原则之中你还是不时地显出动摇的;究竟你的作恶是出于天性抑或出于学力 ,而学力是否已令你前进到所能到达的最远境界 ……都是可疑的。”3 (P264)拉摩的侄儿的这种动摇实际上是其内心中两种道德原则矛盾斗争的结果。作为“分裂的意识”的代表 ,拉摩的侄儿虽然毫不隐瞒自己的恶 ,不以自己的恶为耻 ,甚至喜欢炫耀自己的恶 ,但在其内心深处 ,他并没有完全摆脱“公正的意识”的制约。“我在你的眼中是一个十分卑贱、十分可鄙的东西 ,有时在我的眼中也是这样 ,不过不常这样罢了;我因这些恶行而沾沾自喜比自怨自艾的时候还更多些。”3 (P264)既然有自怨自艾的时候 ,有自认卑贱、可鄙的时候 ,就说明在他的意识的深处 ,仍然存在着通行的道德准则。虽然他并不以此为然 ,并不愿意实行;虽然他认为另外一套道德准则更现实、更加符合他的性格、更能给他带来现实的利益、更加容易实施 ,但是他却不能否认狄德罗所代表的道德原则的合法性 ,甚至在内心深处承认它的正确性。反映在现实层面 ,便是他性格的非一致性和原则上的动摇性。这说明 ,狄德罗与拉摩的侄儿在社会的层面所发生的两种道德观念之间的交锋 ,在拉摩的侄儿的内心里面 ,依然是矛盾对立 ,互相交锋着的。
 

 
不过 ,任何道德观念都不是一种凭空产生的纯精神的现象 ,在它们的后面 ,总有一定的社会现实作为它们的基础和支撑。狄德罗与拉摩的侄儿所代表的道德观念也不例外 ,虽然作品并未对它们产生的社会基础做出描述。
在作品中 ,狄德罗所代表的道德观念是一种传统的  常态的道德观念 ,它所建立的基础是一种常势的社会。所谓常势的社会 ,就是一种安定的、正常运转的社会。在这种社会 ,统治阶级与社会的主流阶层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 ,调整人与人之间 ,阶层与阶层之间的关系 ,规范人们的行为 ,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 ,必然会提倡一种向善的、不损害他人利益的道德。由于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常势的社会占据了大多数的时间段 ,而且 ,作为调整与规范人们的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 ,道德也必然会对个人的欲望做出一定的限制 ,因此 ,常态的道德也往往是一种传统的道德 ,一种向善的、为社会的统治阶级与主流阶层所认同的道德。
而拉摩的侄儿所代表的则是一种异化的、变态的道德观念 ,它所建立的基础是一种变势的社会。所谓变势的社会 ,就是一种动乱的、无法正常运转的社会。在这种社会 ,正常的社会秩序被打乱 ,社会陷入混乱之中 ,社会对其成员的强制力减弱 ,人们对于自己的行为缺乏相应的预期 ,个人的生存与发展无法按照熟知的轨道前进 ,这样 ,就会滋生出一种完全以个人利益为转移、以满足个人欲望为目的的道德。由于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变势的社会占据的时间段相对而言要少一些 ,而且 ,在变态的道德中 ,道德促人向善的因素大大削弱 ,更多地以个人的利益与欲望为转移 ,因此变态的道德是一种“恶”的道德 ,一旦社会恢复正常 ,这种道德就会受到抑制 ,因此 ,变态的道德无法形成一条完整的传统的链条 ,但又不会完全消失 ,总是时断时续 ,草蛇灰线。
如果从道德的角度 ,把个体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看作“善”,整体利益服从个体利益看作“恶”的话 ,那么 ,常态的道德就更多地是以“善”为基础的 ,或者说 ,它更多地追求一种善的东西;而变态的道德则更多地是以“恶”为基础的 ,更多地追求一种“恶”的东西。在人的身上 ,求“善”与求“恶”的两种因素都存在着 ,而且由于人首先是作为一种物质性的个体存在着 ,因此 ,在自然条件下 ,人身上求“恶”的因素更容易占据上风 ,更容易得到发展。但是 ,正如恩格斯所说 ,在历史领域“尽管各个人都有自觉期望的目的, ,在表面上 ,总的说来好像也是偶然性在支配着。人们所期望的东西很少如愿以偿 ,许多预期的目的在大多数场合都彼此冲突 ,相互矛盾 ,或者是这些目的本身一开始就是实现不了的 ,或者是缺乏实现的手段的。这样 ,无数的个别愿望和个别行动的冲突 ,在历史领域造成了一种同没有意识的自然界中占统治地位的状况完全相似的状况。行动的目的是预期的 ,但是行动实际产生的结果并不是预期的 ,或者这种结果起初似乎还和预期的目的相符合 ,而到了最后却完全不是预期的结果。”4 (P243) 人们都想追求个人利益 ,这种追求必然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冲突 ,冲突的结果 ,必然是这种个体的追求在很大程度上的取消 ,人们共同遵守一些大家都能接受的准则。因此 ,在常势的社会 ,由于社会的稳定 ,社会对其成员的制约十分强大 ,而且社会对其成员的道德行为总会设法给予相应的回报 ,因此 ,常态的道德必然占据主导地位。而在变势的社会 ,社会处于动荡之中 ,正常的秩序被破坏 ,社会对其成员的制约大大减弱 ,对其成员的道德行为也无法给予相应的回报 ,这时 ,人们身上的消极因素占了上风 ,变态的道德便更容易得到发展。
不过 ,常势的社会与变势的社会并不是泾渭分明 ,互相绝缘的。两者的关系呈现出十分复杂的态势。首先 ,常势的社会与变势的社会之间往往有一定的模糊地带 ,在这模糊地带 ,常势与变势往往处于一种模糊状态 ,很难明确地分辨开来。其次 ,常势与变势往往是交叉的。在常势为主的社会 ,往往在某些局部、阶段、层面存在着一定的变势 ,而在变势为主的社会 ,也可能在某些局部、阶段与层面上存在着一定的常势。另一方面 ,常势与变势又是互相转换的。在一个稳定的社会里 ,一些新起的因素在开始时总是处于变势的位置 ,但是随着这些变势的因素的逐渐发展壮大 ,最终它们可能取代常势的因素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 ,这样 ,原来的变势这时便成为了常势 ,而原来的常势这时则可能成为变势。如资本主义在封建社会的母体中发展起来 ,最终取代封建主义成为社会的统治力量。
因此 ,从历史的角度看 ,变势的社会和社会中的变势因素并不一定都是消极的。假如这些变势的社会或变势的因素都指向一个更高的生产力与社会发展阶段 ,那么 ,这种变势就是积极的。但是 ,就道德的角度看 ,由于变势的社会需要对原有的秩序与观念进行变革 ,必然造成社会的混乱与失范 ,造成对社会成员的道德约束力的减弱;另一方面 ,变势的社会与因素也需要利用人们的欲望与利益促使人们投入变革之中 ,即使是具有进步性质的变势的社会与因素也是如此;而且 ,由于社会的动荡 ,原来处于社会底层的阶层与集团有可能上升到社会的顶层 ,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与利益 ,他们也可能推行一种与原有的统治集团不同的道德观念;因此 ,变势的社会与因素的确容易激起人们身上从道德的角度看消极的东西 ,与这种消极的东西相应的 ,就是变态的道德。因此 ,虽然变势的社会与变势的社会因素有可能具有积极的意义 ,但一般而言 ,与其相应的变态的道德在总体上总是呈现出否定的色彩。拉摩的侄儿是这样 ,莎士比亚笔下的福斯塔夫也是这样。而这两个人物都是变态的道德的代表 ,都处于动荡的岁月。《亨利四世》创作于文艺复兴后期的英国 ,其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与意识形态正在与封建主义生产关系与意识形态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拉摩的侄儿》创作于; 18 世纪后半期 ,其时的法国 ,资产阶级与封建阶级的斗争已进入白热化的时期 ,在《拉摩的侄儿》完稿后(1773)的第 16 年 ,法国便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大革命。鉴于此 ,我们便可明白 ,为什么在革命的进步的时期 ,有时反而会出现道德下降的现象。就像茅盾《幻灭》中的主人公静女士所体验到的那样。但是静女士可以对此感到困惑 ,而对于我们当代的学者 ,却不能感到困惑 ,应该对此有一个理性的说明。
自然 ,恩格斯也曾说过“善恶观念从一个民族到另一个:民族、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变更得这样厉害 ,以致它们常常是互相矛盾的。……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 ,归根到底总是从他们阶级地位所依据的实际关系中 ———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 ,吸取自己的道德观念。……我们驳斥一切想把任何道德教条当作永恒的、终极的、从此不变的道德规律强加给我们的企图 ,这种企图的借口是 ,道德的世界也有凌驾于历史与民族差别之上的不变的原则。相反地 ,我们断定 ,一切已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的产物。”5 (P132 133)恩格斯强调了道德与社会经济的关系 ,这种强调是正确的。但是这种强调并没有否定常态的道德与变态的道德之间的区分 ,因为它们也都是与一定社会经济相联系的。也正因为如此 ,一些上升的阶级 ,在其上升的过程中 ,在与压迫着它们的阶级做斗争的时候 ,为了自己的利益 ,为了与既有的道德观念作对 ,它们可能提倡一些变态的道德 ,或者某些变态的道德因素 ,但在其占据了社会的主流地位 ,负起维护社会正常运转的责任之后 ,它们又必然提倡常态的道德。比如富裕是人人向往的 ,但在解放后的一段时间里 ,富裕却成了负面的东西 ,而到新时期之后 ,富裕又重新恢复了它正面的价值。引言中那位陈姓地主正是因为未能明了那段特殊的变势时期中的那种特殊的变态的道德 ,因此付出了自己与家人 20 多年的幸福与安宁。明乎此 ,我们便能明白 ,为什么孔子以仁爱、秩序为核心的道德观在受到底层阶级与阶层的批判的时候 ,却总是受到统治阶级和社会主流阶层的提倡 ,总是打而不倒。因为 ,他的伦理观念从本质上看 ,是一种常势社会的伦理观念 ,是为占主流地位的社会阶层服务的。
 

    
由此可见《拉摩的侄儿》主要从三个层面表现了历史与,道德的二律背反。
首先 ,是作为意识形态的道德本身的层面。一方面 ,在公开的论战中 ,理应占据上风的狄德罗所代表的“公正的意识”竟然不敌拉摩的侄儿所代表的“分裂的意识”,另一方面 ,在“分裂的意识”的代表拉摩的侄儿的内心深处 ,其认可的 ,仍是“公正的意识”;相对于“分裂的意识”“公正的意识”仍,然占据着评判者的位置。
狄德罗与拉摩的侄儿所生活的时代 ,是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激烈交锋的时代。狄德罗所代表的道德观念本质上是封建道德正面精神的表现;而拉摩的侄儿所代表的道德观念本质上是资产阶级负面精神的表现。然而 ,狄德罗所代表的道德观念虽然是封建阶级正面精神的表现 ,从其阶级具体性看 ,却仍是一种封建的道德 ,是为维护封建社会服务的。而拉摩的侄儿所代表的道德观念虽然是资产阶级道德负面精神的代表 ,从其阶级具体性看 ,却仍是资产阶级道德的组成部分 ,属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而其时正值资产阶级的上升时期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社会经济的支持下 ,资产阶级的道德也处于上升的时期 ,即使其中消极的一面也是如此 ,因为归根结底 ,这消极的一面也是适应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社会经济的需要而产生的 ,是适应在资本主义生产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的对于个人利益的追求和个人欲望的满足这两大要素的需要的 ,是支持着资产阶级与封建阶级的斗争的。正因为如此 ,在与狄德罗的论战中 ,拉摩的侄儿才那样的咄咄逼人 ,那样的毫无顾忌 ,那样的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恶”呈现出来;狄德罗才那样的谦让 ,那样的缺乏战斗精神 ,那样的处于守势。
然而另一方面 ,狄德罗代表的虽然是封建阶级的道德 ,但从社会适应性看 ,它却是常势社会的一种常态的道德 ,在总体上是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维护、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调整的道德 ,是一种向善的、不鼓励损害他人利益的道德。而拉摩的侄儿代表的虽然是资产阶级的道德 ,但从社会适应性看 ,它却是变势社会中的一种变态的道德 ,在总体上是不利于社会秩序的维护、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调整的道德 ,是一种诱使人们作恶 ,以损害他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利益的道德。因此 ,拉摩的侄儿虽然对狄德罗所持的道德观念嗤之以鼻 ,但却无法否认它在社会中所起的正面作用 ,在内心深处承认它的正确性。
其次 ,是历史的层面。马克思主义认为 ,推动历史前进的最主要的因素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以及两者之间的矛盾斗争。当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的程度 ,原有的生产关系束缚了它的发展的时候 ,社会的变革就来临了 ,新的阶级必然导致新的社会现实的产生。《拉摩的侄儿》反映的正是这种社会现实。但是新的社会的因素的产生 ,必然会引起它与它产生于其中的母体的矛盾 ,从而造成社会的动荡 ,在一定程度上造成道德的堕落 ,从而又反过来影响到生产的发展。《拉摩的侄儿》虽然没有正面表现这种社会现实 ,但从小说中的描写我们可以推论出这种现实。
再次 ,是历史与道德相互关系的层面。正如前面所分析的 ,在《拉摩的侄儿》中 ,常势社会中的常态的道德 ,联系着的却是没落的阶级 ,封建主义的社会;而变势的社会中的变态的道德 ,联系着的则是上升的阶级 ,资本主义的社会。而另一方面 ,拉摩的侄儿的内心深处对于狄德罗所代表的常态的道德的肯定 ,却预示着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稳定 ,资产阶级成为社会的主流阶级 ,狄德罗所代表的道德观念在经过一定的非实质的修正之后 ,又会成为社会的主流道德观念。历史的发展也正好如此。
正是这三个层面上的道德与历史的二律背反 ,表现了恩格斯所赞赏的意识与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 ,表现了它们的产生与消失 ,前进的与后退的变化。笔者以为 ,这正是《拉摩的侄儿》的成功之处。恩格斯所谓“辩证法的杰作”也更应该从这个角度理解。
其实《拉摩的侄儿》所描写的这种道德与历史的二律背,反在现实生活中并不罕见。引言中的那位陈姓地主 ,在历史已经发生根本性质的变化的时候 ,在新的社会统治阶层已经提倡“无产”光荣 ,是否“流氓”已经无关紧要的时候 ,他的道德观念却还停留在与过去的时代相应的道德观念上 ,因不认同“流氓”这一前缀而舍弃“无产者”选择了“破落地主”这一成分 ,因此只好承受由此而来的恶果。但是他所持的这种道德观念虽然在变势的社会受到压抑 ,却并非没有自己的合理性。随着社会的发展 ,变势的社会逐渐走向常势 ,他所持的道德观便又重新受到肯定。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 ,这种现实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东西却往往被我们忽略了。而《拉摩的侄儿》却将它以鲜明的形象表现了出来 ,并且充分挖掘了其中的复杂性 ,分析了各种因素之间辩证的关系。笔者以为 ,这是这部小说成功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参考文献:
1.马克思 致恩格斯(1869年4月15日)A.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2卷C.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65.
2.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A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C.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
3.狄德罗.拉摩的侄儿A. 江天骥等译.狄德罗哲学选集C.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59.
4.恩格斯.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A.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4 卷 C.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
5.恩格斯.反杜林论A.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3 卷C.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


上一篇:构建历史与道德的二元张力
下一篇:道德与人伦──论伦理中的强制性因素与非强制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