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心理学数据库 古代文论数据库 旧版入口 English
首页 > 学者文集 > 朱志荣 >

论梁启超的审美趣味观
2015-05-16 15:23:09   来源:文艺学网   点击:

[摘 要] 梁启超把趣味看成生活的根芽和基本内容,从中反映了梁启超审美理想主义的人生观和社会理想。在他的趣味论思想中,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底,并借鉴和运用了西方的相关理论和方法,更有着自己独到的体悟,对我们产生了深刻的启示和影响。他所谓的趣味,主要是指一种积极的、快乐的、有生意的情怀和充满活力与灵性的审美感受,具有丰满、充盈和富有生机等特点。它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体现了他对人生、对生命的肯定,表现出了一种乐观、向上的生命意识。它以敏锐的感觉器官为基础,需要诱发机缘,表现为内在情感和外在环境的契合,体现超越功利的“无所为”与责任心的统一,并具体论述了获得趣味的三种途径和因势利导的趣味教育。
[关键词] 趣味; 生命意识; 诱发机缘; 责任心
 
  梁启超作为一个政治家型的学问家,在经历了宦海沉浮之后,晚年潜心于学术研究,提出了他趣味主义的人生观,写出了一系列的相关文章。这些文章主要是他丰富多彩的生活经验的总结。它们虽然不是当今“学院派”意义上的美学论文,几乎没有严格的范畴界定和缜密的逻辑论证,但其中所蕴涵的丰富的美学学理,却能够自成一说,耐人寻味。他把趣味看成生活的根芽和基本内容。他的趣味主义反映了其“生活的艺术化”的人生观,同时也是他审美观和艺术观的表现。在他的趣味论思想中,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底,并借鉴和运用了西方的相关理论和方法,更有着自己独到的体悟,对我们产生了深刻的启示和影响,从而把当时社会上颇为流行的“趣味”一词提升到审美价值的层面上,作出了自己独到的阐释,并且以他的声望,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我们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对我们的日常审美化也有着重要的启示。
 

关于“趣味”的含义,梁启超虽然没有正面的定义,但我们从他的具体论述中可以看出他所谓的趣味,主要是指一种积极的、快乐的、有生意的情怀和充满活力与灵性的审美感受。有时候,梁启超用“兴味”一词表示“趣味”。梁启超说:“趣味的反面,是干瘪,是萧索。”[1 ]3963 也就是说,趣味具有丰满、充盈和富有生机等特点。如果缺乏趣味“, 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命便成沙漠”[2 ] 4013 。他把没有趣味的生活看成是“石缝里的生活”和“沙漠里的生活”:“石缝的生活:挤得紧紧的,没有丝毫开拓余地,又好像披枷戴锁,永远
走不出监牢一步”;“沙漠的生活:干透了没有一毫润泽,板死了没有一毫变化;又好像腊人一般没有一点血色,又好像一株枯树,庾子山说的‘此树婆娑生意尽矣’。”[3 ] 4017 这些话从反面入手,描述没有趣味的情形,其中就包含着他对“趣味”的理解。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梁启超所说的趣味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体现了他对人生、对生命的肯定,表现出了一种乐观、向上的生命意识。
梁启超认为:趣味要以感觉器官为基础。正因为人们要通过感觉器官获得趣味,因此感觉器官要敏锐,而不能麻木。他说:“感觉器官敏则趣味增,感觉器官钝则趣味减;诱发机缘多则趣味强,诱发机缘少则趣味弱。专从事诱发以刺激各人器官的不使钝的:有三种利器,一是文学,二是音乐,三是美术。”[3 ]4018 在这里,他一是强调感觉器官要敏锐,二是强调趣味的产生需要诱发机缘,诱发机缘多,趣味就特别强烈。在梁启超看来,艺术则是专门用来刺激感觉感官并保持其敏锐的。这是梁启超晚年信奉审美救国思想的体现,要求人们常使用和会使用感觉器官,才能获得趣味,而艺术的目的正在于唤醒生命本能中潜在的趣味。由于这是在美专的讲演,所以他特别以美术为例,提出美术可以帮助人从感觉麻木中恢复趣味,增加趣味。在他看来,“审美本能,是我们人人都有的。但感觉器官不常用或不会用,久而久之麻木了。一个人麻木,那人便成了没趣的人,一民族麻木,那民族便成了没趣的民族。美术的功用,在把这种麻木状态恢复过来,令没趣变为有趣。”[3 ] 4018 他还特别强调小说在唤醒人们趣味中的重要作用。
其次,趣味表现为内在情感和外在环境的契合。梁启超说:“趣味这件东西,是由内发的情感和外受的环境交媾发生出来。”[4 ]这主要受到了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要情景交融、物我印契。对象必须要和自己有密切的关系,主体才能更美妙地领略其趣味。梁启超还说:“我自己手种的花,他的生命和我的生命简直并合为一;所以我对着他,有说不出来的妙味。”[1 ] 3965可见,梁启超的“趣味”是主体情感与客观对象完美契合而达到的一种精神愉悦,与人们的感性生命体验紧密相连。在梁启超看来,趣味可以感悟和意会、但又难以言传,所以他说:“趣味总是藏在深处,你想得着,便要入去。”[2 ]4014这是讲学问的趣味,但具有普遍的意义。趣味的获得,要求沉下心来,要能与对象心心相印,有一种知己感,才能在共鸣中让人酣畅淋漓。
第三,梁启超强调趣味要体现超越功利的“无所为”与责任心的统一。这是无功利与功利性的统一,情与理的统一。梁启超的趣味不同于一种逐利的欣喜,而是超功利的趣味。在《学问之趣味》中,梁启超说趣味的目的在于“为了趣味而趣味”。在《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中,梁启超指出:“‘趣味教育’这个名词,并不是我所创造。近代欧美教育界早已通行了。但他们还是拿趣味当手段。我想进一步,拿趣味当目的。”[1 ]3963因此,他要求人们于事只需全身心投入,不必顾念失败或是成功,这样便能得到乐趣。他强调趣味是目的,而不是手段,这正是审美教育不同于一般教育手段的地方。同时,梁启超认为“趣味”与责任心是相辅相成的。他说:“凡欲我就一事业者,必须责任心与兴味心两者具备。”[5 ] 在无功利中必然包含着功利性的内容。他在勉励青年敬业与乐业时说:“我生平受用的有两句话:一是‘责任心’,二是‘趣味’。我自己常常求这两句话之实现与调和。又常常把这两句话向我的朋友强聒不舍。”[6 ] 尽管初看起来,两者似乎迥然相异,趣味是放松的,责任是严肃的,但两者必须统一。他把责任心和趣味(他有时称为兴味) 两者都看成生命的内在要求:“‘责任心’和‘兴味’都是偏于情感方面的多,偏于理智方面的很少。”[7 ]这样,他的趣味观就超越了个体狭隘的感性体验,将趣味上升到了整个人生的层次。尽管梁启超更多地强调趣味(或兴味) 与责任心情感方面的因素,但实际上,无论是趣味还是责任心,都包含着理智的成分,而只在形式上通过情绪表现出来。这种从审美的层面上将趣味责任心在情感上加以统一,说明其相辅相成的关系,本身就反映了梁启超的美学视角。
梁启超的趣味观是从具体的生活经验中提炼出来的,虽然缺乏严密、系统的论证,但在一定程度上包含了审美心理、美的生成、美的无功利性等方面的重要内涵。趣味的诞生讲究外部“诱发的机缘”,要求外在刺激的强度和感觉器官的敏锐。同时,趣味又是人的生命、生存的内在要求。梁启超认为,只有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才可能达到物我相契、审美功利性与无功利性的统一。而“为趣味而趣味”、将趣味当成目的而非手段等观点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西方“为艺术而艺术”等观点的影响。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它的审美趣味观有了新的变化和内涵,具有一定的现代色彩。
 

那么,趣味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呢? 显然,趣味本身必然包含一定的内在要素,如包括想象力在内的审美心理机制和“境”,即触发人的趣味的具体生活情境,如自然等,这些内在要素彼此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在传统美学思想中,对此不乏精彩的论述。如王夫之的情景观、王国维的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等。梁启超的“趣味”观在继承这些前人论述的基础上又具有其独特性。在趣味的构成上,梁启超就涉及到了“境”、“心态”和想象力等方面,诸内在要素彼此关联,共同构成了趣味。于是,在《美术与生活》的演讲词中,梁启超就提出了获得趣味的三种途径,实际上也就是趣味的三种营构方式。一是“对境之赏会与复现”,要求摆脱生活中的烦恼,在自然等景致中领略和感悟,并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性地通过想象加以复现。所谓复现,是指摹仿再现的能力,因为人对摹仿再现的东西总是感到趣味。如美术,可以把曾经赏会或象是曾经赏会的都复现出来,从而把烦恼抛到九霄云外。脑子里的印象会渐渐淡下去,而一幅名画则可以永远地帮助我们复现,使人们回味无穷。
二是“心态之抽出与印契”,要求人们从烦恼中升华和超越出来,物我同一,情与景合。梁启超说:“美术中有刻画心态的一派,把人的心里看穿了,喜怒哀乐,都活跳在纸上。本来是日常习见的事,但因他写得惟妙惟肖,便不知不觉间把我们的心弦拨动,我快乐时看他便增加快乐,我苦痛时看他便减少苦痛。”这样,作家以敏锐的感知力和丰富的同情心,替别人指点出快乐,让人感到“开心”,获得趣味;通过移情作用,还可以替别人看出或说出苦痛,使人通过心理宣泄而获得放松,使心灵得以净化,也可以从中得到趣味。作家可以做到这一点,是由于他与读者生活在同一社会当中,都感受着相同的氛围,而作家是社会成员中特别敏感的人,所以可以替别人表达或说出情感状态,通过讲述别人的故事,作家自己也宣泄了感情,净化了心灵。这种心心相印的共鸣梁启超都称为“开心”。
三是“他界之冥构与蓦进”。在这里,他尤其强调了趣味的超越性,要求借助于想象力,超越于令人不满的现实环境,创构一个理想的境界,如“文学家的桃源,哲学家的乌托邦,宗教学的天堂净土”等,使人生得以升华和突进,使精神进入到自由的天地。“美术中有不写实境实态而纯凭理想构造成的。有时我们想构一境,自觉模糊断续不能构成,被都替我表现了。而且他所构的境界种种色色,有许多为我们所万想不到;而且他所构的境界优美高尚,能把我们卑下平凡的境界压下去。他有魔力,能引我们跟着他走,闯进他所到之地。我们看他的作品时,便和他同住一个超越的自由天地。”[3 ] 4018这样,人们通过超越,摆脱了现实的平庸与不堪,自由驰骋于理想的世界,无疑能够感受到莫大的趣味。
梁启超提出的三种营构方法既涉及到美的欣赏,又涉及到美的创造。要品尝到人生与艺术中的趣味,主体可以以外物为依托,也可以以自身为手段。不过,作家虽然可以替读者表达出心中的苦痛,但这种宣泄方式只适用于有一定文化水准、可以与作者进行有效交流的读者。所谓“和自然之美相接触”[3 ] 4017 ,主体也往往赋予自然以一定的文化内涵,才能理解其中的趣味。梁启超主张获得趣味的根本途径在于人的心灵,并把趣味主义作为一种信仰,其中多少受到了一些佛学的启发和影响。他主张艺术体现理想,高于生活,可以引导我们领略趣味,并增强趣味。而且不仅艺术,他还认为“劳作”和“学问”都有趣味,都可以从中获得人生的乐趣,从中体现出人的生存价值和意义。
 

在《美术与生活》讲演中,梁启超认为美是人类生活的一种需求,甚至是最重要的要素,没有它人类甚至活不成,至少活得不自在。美术与布帛菽粟等物质方面一样都是生活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作为美感基本内容的趣味,在梁启超那里尤其如此,同样是满足人的基本生活需要的。梁启超的趣味观,正是他“生活的艺术化”思想的具体表现,讲究趣味是他所说的生活艺术化的重要内涵。
他认为生活中无论成败,都有趣味。他说:“我所做的事,常常失败———严格的可以说没有一件不失败———然而我总是一面失败一面做;因为我不但在成功里头感觉趣味,就在失败里头也感觉趣味。”[1 ] 3963 这种说法有些谦虚的成分,因为梁启超虽然犁镜曲折,但总体上说还是一个成功的事业家。但他做事总是满怀激情、充满趣味地去做,以趣味作为人生的根底、生活的根芽的说法,确实是符合实际的。他说:“问人类生活于什么? 我便一点不迟疑答道‘生活于趣味’。这句话虽然不敢说把生活的全部内容包举无遗,最少也算把生活根芽道出。人若活得无趣,恐怕不活着还好些,而且勉强活也活不下去。”“所以我虽不敢说趣味便是生活,然而敢说没趣便不成生活。”[3 ]4017 他在评价孔子的时候,说孔子就是趣味地生活着,以趣味作为人生的要件的。他说:“孔子因为认趣味为人生要件,所以说:‘不也说乎,不亦乐乎?’说:‘乐以忘忧’,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8 ]而对于墨子,梁启超则批评他只讲义务,不讲趣味。他说墨子:“只看见积极的实利,不看见消极的实利。所以弄到只有义务生活,没有趣味生活。”[9 ]他认为墨子正是缺乏趣味,因此不能成功。这种以超功利的眼光看待人生,追求乐趣的情怀自然使得梁启超易于获得感官与心灵的愉悦,因而对于生活的美较之普通人能有更深切的感受,也更洒脱、更快乐,从而实现其“生活的艺术化”的理想。
梁启超的趣味论也是他审美理想主义人生观的体现,反映出他的社会理想。他把趣味看成人生的动力,而所谓人生如戏,正是一种趣味化的眼光。趣味广泛地存在于人生之中,关键就在于人的寻求。他认为趣味是积极充盈“精神”状态的基础,体现在人对社会的乐观态度中。他所说的趣味,主要是人生的生意、生气和生趣,没有趣味的人生,就是行尸走肉。他说:“假如有人问我:‘你信仰的什么主义?’我便答道:‘我信仰的是趣味主义。’有人问我:‘你的人生观拿什么做根柢?’我便答道:‘拿趣味做根柢。’我生平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总是做得津津有味,而且兴会淋漓。”[1 ]3963 他认为:“趣味是生活的原动力。”[1 ]3963“生命即是活动,活动即是生命。活动停止,便是生命停止。然而活动要有原动力──像机器里头的蒸汽。人类活动的蒸汽在哪里呢,全在各人自己心理作用, ──对于自己所活动的对境感觉趣味。”他说:“一个人的麻木,那人便成了没趣的人;一民族的麻木,那民族便成了没趣的民族。”[3 ]4018当然,趣味也有高下之分,他认为趣味并非都是好的,反对“拿别人的苦痛换自己快乐”的那种幸灾乐祸的变态趣味,也反对嫖娼赌博一类的低级趣味。因此,梁启超在通常意义上所说的趣味是高尚的趣味,以乐观精进为基础,体现了创造意识和积极进取的人生观。这种高尚的趣味是精神生活的源泉,把人引向超越现实的理想境界。他所说的趣味的人生,就是审美的人生,就是艺术化的人生。
与此相关的是,在教育方法上,梁启超提倡趣味教育。在梁启超看来,年轻人盲目无目标,容易受到各种诱惑,需要通过趣味教育加以引导。他说:“尤其是人生在幼年青年时期,趣味是最浓的,整天价乱碰乱迸,若不引导他到高等趣味的路上,他们便非流入下等趣味不可。”因而,如何使年轻人形成并保持健康积极的趣味,梁启超认为趣味教育是至关重要的。通过有意识的培养训练,结合相应的措施手段,引导学生进行正当的审美活动,使他们的生活充满趣味。在教育过程中,梁启超也倡导从学生的乐趣入手,因势利导“, 令受教的学生当着某种学问的趣味,或者学生对于某种学问原有趣味,教育家把他加深加厚。所以教育事业,从积极方面说,全在唤起趣味;从消极方面说,要十分注意不可以摧残趣味。摧残趣味有几条路:头一件是注射式的教育:教师把课本里头东西叫学生强记;好像嚼饭给小孩子吃,那饭已经是一点儿滋味没有了;还要叫他照样的嚼几口,仍旧吐出来看。那么,假令我是个小孩子,当然会认吃饭是一件苦不可言的事了。”[10 ] 可以说,梁启超的趣味主义教育观,不仅在当时起到了开启民智、拯救人心的作用,对我们现今的教育事业也有着深远的影响与启发性。
总之“, 趣味”在梁启超那里主要是从审美的层面来说的,并被视为人本应有的存在方式及社会理想,目的在于将人生趣味化。也正因为这样,当“趣味”从审美扩展到整个人生时,梁启超“生活艺术化”口号的提出便不难理解了。这是梁启超自己审美观、人生观发展的必然结果。同时,“趣味”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梁启超对于中国传统审美理想尤其明清以来的人生审美化倾向的继承;另一方面,它也对近代自王国维以来的审美主义潮流产生一定的影响。作为中国现代美学的先驱,梁启超的趣味论思想比起那些概念游戏的论文要生动、丰富和鲜活得多,有助于我们当下开拓中国美学研究的新风气和新视野,可供后人进一步概括总结和发展推进。近年来的“日常生活审美化”问题的探讨,也可以从梁启超的审美趣味论思想中获得启示。

[参 考 文 献]
[ 1 ] 梁启超. 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M]/ / 梁启超全集:七.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 2 ] 梁启超. 学问之趣味[M]/ / 梁启超全集:七.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 3 ] 梁启超. 美术与生活[M]/ / 梁启超全集:七.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 4 ] 梁启超.《晚清两大家诗钞》题辞[M]/ / 梁启超全集:九. 北京:北京出社,1999 :4927.
[ 5 ] 梁启超. 到京第一次欢迎会讲说辞[M]/ / 梁启超全集:四.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2511.
[ 6 ] 梁启超. 敬业与乐业[M]/ / 梁启超全集:七.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4020.
[ 7 ] 梁启超.“知不可而为”主义与“为而不有”主义[M]/ / 梁启超全集:六.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3411.
[ 8 ] 梁启超. 孔子[M]/ / 梁启超全集:六.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3153.
[ 9 ] 梁启超. 墨子学案[M]/ / 梁启超全集:六.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3271.
[10 ] 梁启超. 教育家的自家田地[M]/ / 梁启超全集:七. 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 :4010.

编发:卢文超
 

上一篇:中国古代文学鉴赏知音论
下一篇:论朱立元的实践存在论美学观